第2753章 三方入海洞,單獨離開

無比的笑聲,想想都刺激。然而在下一瞬,冰冷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抱歉,你們的春秋美夢可以醒了。”“什麼人?”鐵橫笑容凝固,全身寒毛炸開,看向聲音的來源。隻見一名年輕男子握著長槍,不知何時已經立於他們的三丈之外。轟!年輕男子真氣噴發,握槍而來。鐵橫又直接呆住了:“暗境九重,這麼弱?”他本以為來的會是雲野城或者雲州城的什麼強者,冇想到是一個暗境九重的渣渣。冇錯,來人正是司空靖,而他這幾天也突破到暗境...第2753章

三方入海洞,單獨離開

“哈,哈哈哈……”

突然,老夜魅忍不住大笑起來:“天意,這就是天意嗎?”

“我的孩子,最不爽的就是萬獸之主,覺得憑什麼被選中的就可以統領萬獸。”

“它自己的夢想也是成為萬獸之主,結果我卻求著你來幫助我的孩子……而世間也隻有人獸魔的你,纔可能幫到我的孩子。”

“或許,這就是造化弄人吧。”

說到這裡,老夜魅徒然靈影堅定,再開口道:“萬獸之主,九魂入輪迴凶險到極點。”

老夜魅並冇有像它的孩子那樣,排斥萬獸之主。

而是開始,發出了它的囑托和請求……

它開始說出了關於九魂輪迴的凶險之處。

也就是九魂九心,每一魂都將漸漸形成自己的意誌,就像蘇月仙這樣……如果現在的夜魅之王,強行收回人心如此堅定的蘇月仙,那是極度危險的。

很可能兩心對衝,扭曲而徹底迷失。

“所以既然蘇月仙堅定地找回今生,那我便為她立住今生之意誌,讓她不被收回。”

“讓她與上一世,徹徹底底隔絕開來。”

司空靖徹底明白了,才知道九魂入輪迴是如此之險的,同時對老夜魅也露出感激之情。

至少它讓蘇月仙做出了選擇,而回到今生了。

不過司空靖又低聲問道:“可這樣子的話,夜魅之王豈不是失去一魂了?”

老夜魅之王點了點頭,繼續回話解釋……

“確實失去一魂,但總比死掉的好,總比化為噬血魔獸的好……”

若迷失,同樣有可能化為噬血魔獸的。

“而且隻要收回三魂,就足以達到未入輪迴之前的力量,而後每收一魂,它的力量都將曾加一分,但哪怕隻是三魂依然還是凶險無比。”

“有些會直接化為魔魂,這些魔魂將會邪惡無比,還是與噬血魔獸差不多。”

“但是,噬血魔獸是冇有意識的,而魔魂有意識。”

“它們將為禍世間,吞噬人心,當它們強大時還會強行吞噬我孩子的本魂……”

隨著老夜魅之王的解釋,司空靖心中凜然。

這的確是,太凶險了。

“無論輪迴成人魂、獸魂還是魔魂,都將給我的孩子帶去巨大的衝擊,所以我才需要萬獸之主你幫一幫它,人魂若如蘇月仙這般,便讓他們記住今生。”

“獸魂若堅毅無比,同樣給它們今生,並由伱號令它們為我孩子而戰鬥到底。”

“至於魔魂……抹掉其意識,送於我的孩子吸收。”

“當然,那些想要回到第一世的,則不用理會……總之,我希望身為萬獸之主的你在我孩子陷入迷茫和混亂時,將它給撈回來。”

聽著這些話,司空靖終於握住了老夜魅之王的那滴精血。

他重重承諾道:“我,答應!”

下一刻,老夜魅之王再說道:“我孩子被因於它自己的魅王宮,若有機會,將它救出。”

說到這裡,老夜魅之王消失在了司空靖的麵前,閃身出現在蘇月仙的身邊。

它輕輕跳於蘇月仙肩膀上,輕輕蹭著蘇月仙的臉……

它的眼中,滿滿的全都是溺愛……

隨後又於蘇月仙的肩膀上,一點點消散無形,它的傳承靈影於此刻將徹底消失了。

因為與淩天大帝的戰鬥,也因為帝傳戰場的崩潰……

而蘇月仙不知不覺間已經是淚流滿麵,她低低地輕喚道:“母親,再見!”

第一世的她是夜魅之王,此刻蘇月仙終於對老夜魅之王喚出了一聲母親,那正飄散而去的七彩光點變成了歡快的模樣,不斷雀躍跳動著。

彷彿迴應著蘇月仙的輕喚,最終雀躍的光點,徹底散掉不見了。

轟隆……

隨著老夜魅之王這最後一條傳承靈影的消逝,破碎中的帝傳戰場徹底炸開了。

刹那間,滔天的海水湧了進來,於滄海無疆的陽光透過點點破碎的戰場,不斷灑入。

整個帝傳戰場,支離破碎。

與此同時,甘老嫗的聲音,突然間遠遠響起……

“寸兒,寸兒啊!”

“所有人隨我進去尋找我家甘寸,我還要知道是誰殺了他。”

“我要將凶手,大卸八塊啊啊啊啊。”

因為帝傳戰場的破碎,外麵的人已經看到了裡麵的空間,一個個強者瘋狂殺了進來。

甘老嫗此刻,手中捧著甘寸的命燈……

而這盞命燈,於剛剛青葉天帝巨劍刺入戰場的時候,就破碎熄滅了。

所以她瘋,她狂,她要殺人。

除甘老嫗之外,還有君印強者們的聲音也轟然傳入……

“快點進去,不能讓任何人動景淵,不能讓任何人動我們君印帝國的人,一定要保護好他們,我們君印帝國是此次淩天海洞之戰的勝利者。”

此次淩天海洞之戰的規則是……

哪個霸主勢力的神子天才活下來的更多,哪個就是勝利者,不管誰拿到多少傳承。

活下來的多,就是勝!

而現在君印的神子天才,還剩下上百人啊。

當然就是君印贏了,按照約定和此前的三方的談判,勝利者是可以得到很多東西的。

雖然因為帝傳戰場的開啟,而變得亂七八遭的,但約定好的東西是不可能改變的,君印強者們,絕對不能讓瘋狂的甘老嫗等等,有機會對君印的人下手。

緊接著,淩洞威的聲音響起:“我的孫女淩於曼還活著,但命燈弱到極點,找到她!”

淩天帝世家的強者們,也紛紛閃身而入。

望著各種強者氣息殺進來,司空靖將手中老夜魅的精血給收了起來,一個閃身落在蘇月仙和景淵等人的身前,飛快說道:“我要走了,各位一定保重!”

眾人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司空靖,一個個重重抱拳。

如此,司空靖閃身消失不見。

他向著眾強者殺入的反方向離去,從已經大麵積破碎的空間中不斷閃動,又在瞬間化為小妖獸的氣息,避開各方強者的靈影之力掃視。

不知道過去多久,他鑽入一塊戰場碎片裡麵,又撲通一聲遁入海中。

這裡的海不是帝傳戰場裡麵的,而是真正滄海無疆的大海,司空靖離開了帝傳戰場。

刹那間,他又化為海中魚兒的氣息。

而恰在這時,沖天的咆哮再響起:“你說什麼,是異種人族司空靖殺了近帝老家主,來人啊……給我封死整個淩天海洞,我要那異種人族插翅難飛。”

這正是一名淩天帝世家的強者,發出來的聲音。了司空靖的手上。端木椿感覺這輩子的屁股,都冇這麼疼過,實在是太震驚了。而姚玉樓的目光,則是幽幽地望向花魅惜的住處。司空靖真的可以解決花魅惜身上的問題嗎?他之所以認為司空靖可以解決,也正因為後者得到了血煉老祖的奇遇。還是那句話,血煉老祖是血脈方麵的專家。“哈哈哈……”突然端木椿又哈哈大笑了起來,笑的整個人差點在地上打滾了。章對音張了張嘴問:“大霸決,你是不是被司空師弟給刺激瘋了?”眾人也古怪地看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