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我成了娛樂圈惡婆婆

的暴力,所以主係統讓我們不準做攻略【捶死】男主的任務了。要讓你做夕紅任務組的任務,也就是各位老人家的任務,不能跟以前一樣的捶死男主,不能錘死男主不能捶死男主不能捶死男主,重要的事說三遍。”這個大佬太可怕了,讓攻略男主不是捶死主就是捶死男主,最後還要捶死天道。所以主係統要求他們封印修為,最後隻能拯救老弱病殘組了。“嗯?”陌淡淡的,“繼續說啊。我有捶死他們麼,難道不是他們自己太垃圾?”他們自己不經捶,...陌看著自己有些蒼老的麵容,然後看了看這個看起來非常老舊的房子。

了一下自己的一修為全部沒有了,也不慌,淡定的走出去看了看這個不大的地方,

三室一廳的房子看起來有些年頭了,順利找到了廚房開啟冰箱。

拿出一個蛋一火腸給自己炒了一個火腸蛋炒飯。這才坐下來慢慢條斯理的吃著炒飯。

慢慢吃著陌這纔看了看自己腦海裡那隻瑟瑟發抖的團子。

“說吧團子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修為被封了,這樣還怎麼捶死男主?”

團子:“大佬因為你每次都把男主捶死了並且相當的暴力,所以主係統讓我們不準做攻略【捶死】男主的任務了。

要讓你做夕紅任務組的任務,也就是各位老人家的任務,不能跟以前一樣的捶死男主,不能錘死男主不能捶死男主不能捶死男主,重要的事說三遍。”

這個大佬太可怕了,讓攻略男主不是捶死主就是捶死男主,最後還要捶死天道。

所以主係統要求他們封印修為,最後隻能拯救老弱病殘組了。

“嗯?”陌淡淡的,“繼續說啊。我有捶死他們麼,難道不是他們自己太垃圾?”

他們自己不經捶,怪咯。

“反正大佬你以後就不能捶男主了哈。我們要好好的完任務就行了,反正現在也沒有男主了你說是不是?”

其實說這話的時候團子有些瑟瑟發抖,因為大佬的實力太恐怖了。

“嗯,說吧任務要求,還有傳送劇。”陌慢慢的吃著炒飯,給人一種淡然自若的覺。

“我們的任務就是完宿主的願,然後由宿主來看滿不滿意,等集齊一百個滿意大佬的修為就回來了。您看?”行嘛?

“那就趕傳送劇啊,還等什麼呢?”

“是是是。”團子趕開始傳送劇,大佬好嚇人嚶嚶嚶。

原主是一個老太太,今年五十歲有一個十八線“演員”的兒子。前幾年結了婚,那個人大了他15歲,並且兩個人沒有孩子。

因為中年喪夫,一個人將兒子拉扯大,可以說所有的心思都給了兒子。

兒子十八線沒有關係,掙錢給他,不管任何時候都節省到讓人發指,隻為了能夠讓兒子吃好喝好。

那個兒子呢不務正業沒有演技沒有業務能力偏偏有一顆要追求夢想的心。

結果追求到30歲找了一個45歲的老婆。從此人家開始浪子回頭,那個人有點知名度連帶著兒子的知名度起來了。

可是不生孩子啊,老太太當然急。

每次過去就看到自己的兒子正在伺候那個人。

自己捧在手心裡的孩子什麼都不讓他做結果他去伺候別人了,老太太的心裡自然很難。

更讓他難過的是那個兒子的心裡隻有老婆不管有沒有說什麼,永遠跟他老婆在一邊,典型的娶了媳婦忘了娘,說堅決不花媳婦一分錢,不吃飯轉頭就啃老孃。

你這麼氣你倒是自己賺錢啊。花著老太太的用著老太太的結果還開始跟著老婆欺負老太太。

那個人不愧是演員那就是頂級白蓮花各種小作不斷,讓原主的兒子覺得就是一個惡婆婆。最後母子沒了。

乾脆眼不見為凈,偏偏卡門要參加一個真人秀,直接就拉著去了。

名字就是跟婆婆一起生活。這個真人秀顯而易見就是要跟他們一起生活。

老太太護著兒子,兒子護著兒媳婦那就是一場大戲,最後被剪輯了惡婆婆了全民公敵,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會這樣。

的願就是,不想當全民公敵。那個白眼狼兒子也不要了,當著全國人民的麵直接罵,確實他了好老公,兒媳婦了好兒媳婦隻有是全民公敵,覺自己的真心餵了狗。

所以第二個願就是不要這個兒子了。付出一切最後傷痕累累還不如不要了。

看了原劇以後陌的角了。你說你吃你媽的用你媽的結果就這麼對你親媽?

你特麼忘了小時候說的要好好孝順你媽了。讓你媽為全民公敵你特麼還笑著說就是你媽的錯。

這就是典型的白眼狼。

幸好原主的願不是要跟兒子重歸於好,不然會忍不住剁了那個兒子。

是的陌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那個兒子,那是一個白眼狼。

現在就是那個兒子一年沒有上門了,第一次打電話就是讓去參加綜藝。

微信視訊打過來的時候陌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後點了接聽。

對麵兩個人正親熱的坐在一起,那個樣子真是辣眼睛。

陌覺得他們就是故意的,明知道老太太不喜歡他們那麼親。偏偏就是要刺激老太太,至於那個兒媳婦安然也有一種白蓮花特質。

比如此刻,就是故意宣示主權。

“媽,我是安然啊你看我們現在已經在雲都等你了,你什麼時候過來我家啊。”安然甜甜的笑著。

當然在打電話之前還有很多垃圾作,在家裡弄了很多的白的罩子,說是害怕老太太去了弄得垃圾到是。

那無奈的樣子好像老太太就是一個非常不乾凈的老人。

而陌北,原主的親兒子居然也同意這個觀點。

一般來說哈,自己的兒子都這麼說了,別人肯定相信啊。因為大家都覺得你不會無緣無故說你的親媽不好嘛。

陌一聽就笑了看看人家說的多有水平,那是他們的家,跟一丟丟關係都木有哦。

“你說錯了,那是我的家。那是我全款買的房子,那是我的名字,怎麼就你的家呢。”

陌淡淡的開口,那個樣子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確實也是事實。

原主可是高材生,靠著投資理財早就在雲都買了房子,當然寫的是自己的房子。

吧害怕那個兒媳婦跟自己兒子離婚最後自己兒子啥都沒有了。

要知道原劇裡說的是那是兒子的家,兒子的家就是的家。

這麼一說,那不就是沒有原則的老太太,兒子的家怎麼就是你的家呢。

但是怎麼就不是了呢,自己出錢買的房子好不好。求他們封印修為,最後隻能拯救老弱病殘組了。“嗯?”陌淡淡的,“繼續說啊。我有捶死他們麼,難道不是他們自己太垃圾?”他們自己不經捶,怪咯。“反正大佬你以後就不能捶男主了哈。我們要好好的完任務就行了,反正現在也沒有男主了你說是不是?”其實說這話的時候團子有些瑟瑟發抖,因為大佬的實力太恐怖了。“嗯,說吧任務要求,還有傳送劇。”陌慢慢的吃著炒飯,給人一種淡然自若的覺。“我們的任務就是完宿主的願,然後由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