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難題

外麵,但是醫院方麵態度十分堅決,要求先給錢再看病!要求先交8000塊錢押金,然後再準備20000元左右備用!我們來得匆忙身上沒有帶錢,你去我家找我老婆讓她把我的銀行卡拿出來交給你,那銀行卡上有10000多塊錢!剩下的20000萬塊錢你再想想辦法!不行就發動全村的人籌集一下,一定要儘快把錢籌集到位送到縣醫院來,一定要儘快啊,我擔心李書記支撐不下去了!”說著,孫大拿看著躺在冰涼的地板上一動不動雙目緊閉...今天是李天逸作為選調生公務員正式上崗報到的日子。

走下長途客車,四處打量了一下,他不由得苦笑起來。青龍鎮狀況之嚴峻超出了他的想象。

長途客運站在青龍鎮鎮中心的位置。前麵是一條柏油馬路。馬路兩旁有一些是二層小樓,有一些則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古老的建築,甚至有一些建築上還寫著學大寨的標語。彷彿一夜之間走進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但實際上,現在已經進入21世紀了,可見青龍鎮經濟發展速度之落後。

一路來到鎮政府,李天逸很順利的辦理完了入職手續,黨政辦辦公室主任趙華義笑著對李天逸說:“小李啊,這次我們青龍鎮一共接受了3名選調生,你們都被安排在黨政辦辦公室工作。走,我帶你去辦公室安排一下。”

“謝謝趙主任。”李天逸很感激的說道。

趙華義看起來有四十來歲的年紀,身材微微有些發福,啤酒肚微微凸起,說話前先露出三分笑容。很容易給人帶來好感。

黨政辦辦公室位於鎮政府二樓靠近樓梯的位置,立麵有四張辦公桌,趙華義帶著李天逸進來的時候,除了靠近門口的一張辦公桌外,其他三張辦公桌後麵全都坐著人。

最裡麵靠近窗戶的位置上坐著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人,一聲黑色西裝,白襯衣,頭髮梳理的油光鋥亮。

在他前麵坐著的是一個麵容嬌美的女孩,也就二十二三歲的年紀,一件淺藍色牛仔褲,白色襯衣下,胸部高高隆起,背影曲線玲瓏,後麵那位有很多時間,眼神全都落在前麵女孩的背影上。

臨近走廊一側裡麵座位上坐著一個二十二三歲的男人,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同樣一身黑色西裝、白色襯衣的標配。

趙華義帶著李天逸走進來的時候,房間內的三人全都站起身來,滿臉含笑打招呼:“趙主任來了。”

趙華義笑著點點頭,用手一指李天逸說道:“來,我給大家介紹一個人,這位,是我們黨政辦剛剛過來報到的同誌李天逸。”

李天逸立刻笑著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李天逸。”

趙華義隨後又分別給李天逸介紹了一下,靠窗做的男人叫杜海波,他前麵的女孩叫程詩琪,臨近走廊靠裡麵坐的叫穆國富。

介紹完之後,趙華義把李天逸安排坐在靠近門口方向座位上便離開了。

趙華義剛剛離開,程詩琪便走了過來,嫵媚的大眼睛盯著李天逸說道:“李天逸,沒有想到你竟然也來青龍鎮了,你可是咱們這一批選調生中培訓考覈分數最高的一個啊。按理說,你留在市裡都沒有問題的。”

李天逸笑道:“是我主動要求下來的。我想要在基層好好打磨打磨。”

“哦?是嗎?我還以為你是衝著我來的呢,太讓我失望了。”程詩琪故意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說道。

李天逸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時,穆國富和杜海波看向李天逸的眼神中都流露出幾絲妒忌之色。

杜海波眼珠一轉,笑著看向穆國富說道:“小穆啊,下午鎮長就要選擇鎮長助理了,你說咱們鎮政府誰最有可能成為鎮長助理啊。”

穆國富立刻笑嗬嗬的一個馬屁拍了過去:“杜哥,這還用問嗎?肯定是您啊,咱們鎮政府能夠達到鎮長助理條件要求的隻有我們辦公室的四個人,論年齡,您最合適,論資歷,您比我們早工作兩年,論能力,我們拍馬也趕不上啊,肯定是您啊。”

杜海波笑著搖搖頭:“小穆啊,你可不能這麼說,大家都是有機會的。”

說道這裡,杜海波話鋒一轉,拍了拍手把眾人的目光吸引過來,笑著說道:“正好今天小李過來報到,根據咱們鎮上的規矩,早來的坐等,晚到的請客,一般新人報到的第一天,要請大家一起大吃一頓的,然後咱們再回請。小李啊,咱們大家年齡都差不多,你又和程詩琪、穆國富認識,這頓飯你應該不會不願意請吧?”

說話的時候,杜海波滿臉含笑看著李天逸,眼神裡充滿了善意的微笑。給人的感覺他是非常希望李天逸能夠快速融入到他們這個集體之中。

李天逸聽到杜海波這句話,頓時心理咯噔一下子,臉上頓時露出苦澀和為難之色。

要知道,他就在不久之前,他剛剛走向青龍鎮汽車站後不久,走到青龍鎮醫院門口的時候,看到一個老頭跪在地上求著一名醫院的醫生為他患病的孫子看病,但醫生堅持先交錢再看病,李天逸上前勸說,卻被那位醫生一頓狂懟,最後使用激將法說,我們醫院不是救世主,有本事你自己掏錢為他們看病。

雖然當時李天逸兜裡隻有2200元錢,但他最後還是把錢包裡的錢全都給了那位素不相識的老頭,讓他給孫子去看病。

現在,他身上連50塊錢都沒有,雖然按理說他請大家一起吃一頓飯也並不過分,也算是融入到整個集體裡了,但是,現在他身上的錢請客吃飯是肯定不夠的。怎麼辦?一向豁達的李天逸犯了難。

李天逸並不知道,當時杜海波恰好路過那裡,看到了李天逸上演的那一幕,此刻,杜海波的心中卻充滿了得意的冷笑:“李天逸啊李天逸,正好老子今天在鎮醫院門口看到你把錢包裡的錢全都給了那個老頭,現在你錢包空空如也,我倒是要看看,今天這頓飯你是請還是不請。”

就在這個時候,程詩琪突然插口說道:“杜海波,你這話說得有問題啊,我也來了兩天了,我怎麼沒有聽說新來的人要主動請客的呢?我可是記得的,我和穆國富來的時候,都是你主動請客為我們接風洗塵的啊,你是不是欺負李天逸是新人啊。”

話既然被程詩琪點破了,杜海波也隻能訕訕說道:“嗬嗬,小李啊,不要緊張,我是和你開玩笑的,今天晚上悅來飯莊,我請客,給你接風洗塵!”

李天逸心中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有些感激的看了程詩琪一眼。

程詩琪對李天逸的性格是有所瞭解的,知道他並不是那種摳門之人,但看今天李天逸那滿臉為難的樣子,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毫不猶豫的站出來為李天逸解圍。

李天逸隨即笑著說道:“既然杜哥如此豪爽,那今天晚上我可就不客氣了,這裡先謝過杜哥請客了。”

收拾完桌子坐下,李天逸便拿出一本書看了起來。

杜海波看李天逸還算挺給麵子的,也就順坡下驢:“好,小李啊,你這個人挺上道的,等我當了鎮長助理,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來找我。”

說完,很不爽的坐下,低頭看起了電腦。

整個辦公室就他的座位上擺放著一臺電腦。

程詩琪看到自己幫李天逸解圍之後,李天逸竟然不再和自己說話了,有些不滿的撇了撇嘴,回到座位上,雙手托腮望著窗外出神,穆國富和杜海波不時的目光瞥過程詩琪,眼神中充滿了熱情。

程詩琪在大學的時候就是學校的校花,不僅麵容嬌美,身材更是高挑而火爆,絕對屬於女神級的美女,再加上她獨特而卓越的氣質,強大的氣場,讓她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年輕男人追求的物件。

此時此刻,鎮委書記曾立祥辦公室內。

黨政辦主任趙華義把手中的名單遞給鎮委書記說道:“曾書記,這是我擬定的鎮長助理名單。您過目一下。”

曾立祥看起來五十多歲的年紀,穿著一身灰色西裝,1米70的個子,啤酒肚,頭頂有些禿了,胖乎乎的一張大臉上,雙眼目光陰冷。坐在辦公桌後麵,頗有一副冷麵彌勒佛的味道。

他抬眼掃了一眼名單,輕輕點點頭:“很好,鎮長讓你什麼時候給他送過去?”

“中午11點之前,我打算您看完之後就給他送過去。”趙華義說道:“我打算重點向他推薦杜海波。”

曾立祥點點頭:“嗯,你去吧。另外把名單上的穆國富刪了吧,我打算讓他擔任我的書記助理。”

趙華義頓時眼前一亮。曾書記這招高明啊。自己名單上隻列了杜海波、程詩琪、穆國富三個人的名字,現在,曾書記把穆國富挑走了,那隻剩下杜海波和程詩琪兩人了,根據領導幹部一般不用異性擔任自己秘書的潛規則,正常情況下,閆鎮長隻剩下唯一的選項,那就是杜海波了。而杜海波是什麼人呢?他可是鎮委書記曾立祥的外甥。當然了,這一點,鎮長閆成峰是不知道的。畢竟他才剛剛到青龍鎮才兩個月左右。即便是那些在青龍鎮呆了六七年的人,知道這件事情的也不多。因為杜海波他們家並不在青龍鎮,而是在其他地市。

趙華義因為是曾立祥的人才能知道此事。

趙華義拿著名單來到鎮長閆成峰的辦公室內,把名單放在鎮長麵前笑著說道:“閆鎮長,這是我給您擬定的鎮長助理的名單。您過目一下。”效率也太高了吧。按照他們的理解,處理這種老百姓之間尤其是兩大宗族之間的事情,那絕對是千頭萬緒的,正常情況下,鎮政府方麵是應該派出工作組去現場展開工作的。現在,李天逸一個人回去了,不僅解決了,還說不會有後顧之憂了,這也太誇張了吧。“天逸,你有什麼建議?”陳可諫問道。李天逸道:“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堅持之前的調查思路,兵分兩路,一路前往通源縣就市財政局劃撥下去的6000萬元修路資金的使用情況展開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