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全軍覆沒?

不到兩刻鍾弱水便將馬車停在江家的小院門外。今天是外嫁女迴孃家的日子,江家的小院一大早院門就開啟了。有兩個小孩在院門外一邊玩,一邊等自家姑姑她們迴來。看見馬車停下,孩子下意識的高呼:“小姑迴來啦!”“小姑迴來啦!”然後看見從馬車上下來的弱江和弱航才發現是大姑一家。兩個小孩的歡呼聲瞬間淡了下來,“爹,是大姑迴來了!”江氏笑著摸了摸江日和江月的頭:“大姑給你們帶了好吃的。”江日笑道:“謝謝大姑。”江月抿...雷婆子哪能不急?

前朝那名主將可不是善茬,以前他們所過之處,簡直就像蝗蟲過境一樣。

不然當年怎麽有那麽多老百姓反抗,投靠到軒轅軍那邊?

實在是被逼得沒有活路了!

萱寶沒有經曆過戰亂,出生時天下已太平。

可是天下太平也沒幾年,許多村民都經曆過。

“萱寶,這些糧食得盡快收起來藏好,不然就沒有了。你最近乖乖跟在奶奶身邊哪也別去,知道嗎?”劉氏已經拿起鐮刀,架好板車,她和林氏兩人推著板車就往田裏衝去。

雷婆子抱著萱寶,去舊房子通知何父何母,趕緊通知其它長工收水稻和藥材。

水稻和藥材都是軍隊的最愛。

弱萱看見整個村子的人都拿著鐮刀,鋤頭等農具往田裏跑。

家家戶戶男女老少都出動了。

割水稻的割水稻,收花生的收花生,鋤紅薯的鋤紅薯。

村民都很是心慌,前朝官員大多是貪官,在軒轅國平定天下之前,老百姓收上來的糧食,一大半都要交給朝廷,苛捐雜稅非常嚴重,家家戶戶都要挨餓,這次要是朝廷軍打不贏,沙溪縣再次被前朝餘孽佔領,那日子沒法過了。

弱萱見此就沒再勸了。

勸不動。

她自己也加入了收稻子的行列,順便將家裏的水稻悄悄再催熟一下,好歹一畝能重上幾十斤。

傍晚的時候,弱水幾兄弟都從城裏迴來了,也加入了收水稻的隊伍裏。

雷婆子不知疲倦一般揮舞著鐮刀,她對幾個兒子道:“等收了糧食,藏好後,咱們一家要不要都到城裏躲一躲。”

“城裏有士兵守城,總比村子裏安全一些。”

“但是要是城門被攻破,那城裏還不如在村子裏,到時候躲進大山裏安全。”

弱水安撫道:“娘,你想太多了!譚蒼當年就不是飛燕軍的對手,前朝餘孽早已經不成氣候,這些年朝廷越來越強大,飛燕軍更是所向披靡,而且我聽說這次是何將軍主動攻打南嶼島,打算一舉鏟除前朝餘孽的,將南嶼島收迴來,他們打不過來的。”

弱江:“對啊,大哥在軍營裏,要是有前朝餘孽攻打過來,他知道會讓人提前通知咱們的,娘你別擔心,就像平時那樣,該幹嘛就幹嘛!地裏的糧收完,該種啥就種啥。”

村長得知弱家幾兄弟迴來了,也走了過來,打探城裏的情況,聽見他們的對話,放心了一些,不過還是問道:“城裏的情況如何?衙門有沒有什麽動靜?糧價漲了嗎?有沒有人躲到其他城池了?”

沙溪縣離南嶼島還是比較近的,每次有戰事,那些富貴人家總能提前收到訊息,然後舉家提前搬到其他城池躲避戰事。

這就是為何有些世家屹立數百年不倒的原因。

弱水:“我們沒看見那個富貴人家跑了,村長別擔心,城裏一切正常,張縣令發聲了,哪家糧鋪敢漲價,他就抄了哪家糧鋪。”

弱川:“村長讓大家正常過日子就行,要相信朝廷,相信飛燕軍。張縣令每天都在城裏檢視糧價,城裏的百姓日子該怎麽過就怎麽過,沒有太大的變化。”

弱山:“醫館都沒有囤藥,朝廷也沒有向醫館大量采購傷藥,淡定。”

弱江:“飛燕軍如此厲害,怕什麽?”

他反而覺得這次是他大哥的一次機會。

他們家應該會再出一名將軍了!

弱萱也跟著道:“不怕,打不到這邊的,不出三個月戰事就沒了。”

她大伯還要迴來成親呢!

所以一定不會超過三個月。

村長誰的話聽了都不放心,聽了萱寶的話,莫名放心了一些:“萱寶,那稻子收完後,繼續種第三季水稻?”

弱萱點了點小腦袋:“種啊!那一定得種,秧苗都育好了,怎麽不種?明年又是個好年呢!”

村長這迴就像吃了秤砣一樣,鐵定放心了。

萱寶的嘴就像開過光一樣,她說什麽就是什麽。

他笑道:“那我通知村民,收完稻子就抓緊時間翻地,種第三季水稻。”

村長雙手背在身後,優哉遊哉的走了,和剛剛來時腳步匆匆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這一天夜裏隻有浠水村的村民傍晚時候就從田裏迴家休息了,整個沙溪縣的各個村子的村民都是忙到三更才捨得迴家睡覺,第二天,天沒亮就起來繼續搶收。

一連忙了十幾天,各個村子的水稻基本全都收上來了,村民稍微放鬆一下,忙著插秧時,有訊息傳來:何將軍攻打南嶼島失敗,五萬大軍差不多全軍覆沒。

這訊息一出,整個沙溪縣的百姓都慌了。

戍守在南疆的士兵算是前陣子新招的士兵才十萬出頭,五萬大軍全軍覆沒,那剩下的大多數是新兵,能抵擋得住前朝的武將?

那位可是和燕大將軍一般厲害的人物。

這迴城裏真的有大戶人家悄摸摸的離開跑去其它城池了。

各個村子的村民都想盡辦法開始藏糧食。

弱萱依然道:“不怕,打不過來的。”

不過她也坐不住了,決定今晚在山莊過夜,和軒轅神君一起去看看大伯。

軒轅老夫人也給了雷婆子定心丸:“打不過來,燕大將軍已經在趕迴來的路上了。飛燕軍這出兵,這次隻不過是某些好大喜功的將領,趁燕大將軍不在,想要出風頭罷了。”

軒轅老夫人的訊息更靈通,前朝餘孽占據南嶼島後,與海外一些小國勾結頻繁,皇上擔心他們日益壯大,不利南疆邊境百姓安危,有意鏟除前朝餘孽,收複南嶼島,以絕後患。

燕衡來到昇平府任兩廣總督,就是為了此事。

本就布好局了,隻等發兵攻下南嶼島,卻發現軍營有叛徒,正好這時京中有人彈劾他與有夫之婦勾結。

皇上順勢急召他迴京。

沒想到燕衡迴京後,有些人如此不自量力,好大喜功,受不了挑撥按奈不住出兵了!

這次中了敵軍的圈套,傷亡慘重。

但是受重傷的士兵居多,並不是全軍覆沒。

軒轅老夫人火大,但朝廷軍隊裏備了許多救命神藥,那是小孫子之前提供的方子。

隻要燕衡趕迴來,定能扭轉乾坤。轅哥哥你是鸚鵡嗎?咋還會學舌了?太壞了!”說完,她直接甩開他的手,往前跑。軒轅闕看著她氣鼓鼓的跑開的小身影直接傻眼,愣在原地!不是,這就生氣了?這.反正,她就是一朵蠻不講理的花!弱萱法力不夠,弄不出軒轅闕那般大的動靜。隻能佯裝生氣跑路,想著去前麵隨便弄熟一棵野果,摘幾隻來給軒轅神君吃,補償他一下。可是跑得太快,弱萱再次腳底一滑,摔倒了!到底是人類三四歲的幼崽的身體,調皮好動但是身體的靈活和協調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