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居然又回來了

細看就能看出,此時薑聽許的眸子裡儘是滿滿的激之。...叮!電梯開門的聲音。外科,到了!「呼」這一刻,薑聽許是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抬腳踏出了電梯,渾是抑製不住的輕,眼神也有些迷離起來。直到一隻手掌在眼前晃了晃:「小薑?咦,這是怎麼了?」聽到聲音,薑聽許抬起頭,當看清麵前人時,差點就驚撥出聲:「教授?」穿著白大褂,臉上總是笑嗬嗬的,帶著一副幾十年都不換的黑框眼鏡,這形象,早就了此人的標識。「見到我有這...薑醫生每天都在艱難求生是朕啊·第1章居然又回來了「薑醫生,薑醫生......」

辦公室裡,一名小護士很是急切的搖著趴在辦公桌上的人,但那人似乎是睡的太,愣是怎麼推也沒丁點反應。

「薑醫生,趕醒醒啊!」

其實薑聽許的意識早就醒了,但不知為何,就是怎麼睜也睜不開眼,像是被什麼東西錮住了一般。

小護士應該是真的急,薑聽許正在努力喚醒所有的意識,忽然,就覺自己全震了起來。

這姑當自己是骰子搖呢?

終於,睜開眼:

「慌什麼?又有敵來襲了?」語氣有些不怎麼耐煩。

小護士頓了頓:

「比敵軍來襲更可怕,外科的滅絕師太找你,讓你立馬去辦公室。」

滅絕師太?

等等......

剛剛還略懶散的神一下子變得正式起來,眼神此時此刻也變得無比犀利。

快速掃了一遍周圍的一切,what?都什麼況?

自己是在做夢嗎?

但本容不得薑聽許仔細琢磨這個問題,小護士已經再次出聲了:

「薑醫生你趕上去啊,滅絕師太可不喜歡人遲到,別讓老人家親自殺到我們這兒來啊!

咳,外麵還有病人,那個我就先出去了。」

「嗯。」

表麵看著平靜,心卻早已波濤洶湧,驚濤駭浪。

眼前悉又陌生的一幕幕,以及大上自己掐出來的痛。

所以,自己這是回來了嗎?

還回到了十年前?

......

大概五分鐘後,薑聽許已經在去往外科的電梯裡,仔細看就能看出,此時薑聽許的眸子裡儘是滿滿的激之。

...

叮!

電梯開門的聲音。

外科,到了!

「呼」

這一刻,薑聽許是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抬腳踏出了電梯,渾是抑製不住的輕,眼神也有些迷離起來。

直到一隻手掌在眼前晃了晃:「小薑?咦,這是怎麼了?」

聽到聲音,薑聽許抬起頭,當看清麵前人時,差點就驚撥出聲:

「教授?」

穿著白大褂,臉上總是笑嗬嗬的,帶著一副幾十年都不換的黑框眼鏡,這形象,早就了此人的標識。

「見到我有這麼驚訝嗎?記得不錯的話,丫頭,我們不是昨兒才見過麵嗎?難不,是我記錯了?」

額,這倒不是。

薑聽許嚨裡嚥了咽口水:

「咳,教授沒記錯,我剛剛就是想到一些事罷了。」

老頭再次嗬嗬的笑了起來:

「行吧,你是來找滅絕的?」

教授你居然背地裡稱呼你的關門弟子滅絕?

「嗯,是的。」

「那你可別去了,我剛從裡麵出來,滅絕這會正怒著呢,連我這個師傅都不帶搭理的,你這丫頭進去,還不得被燒的無完啊?」

聽著老教授說的,薑聽許心尖的確是抖了兩下的,誰讓自己從小的時候開始就怕溫姨呢?

嗯,小孩子哪個不怕醫生叔叔阿姨的?

絕對是嚴重的心理影!

不過,這個時候,就算溫姨真打算把自己大卸八塊,那自己也是心甘願的,恨不得能立馬進去躺平任溫姨卸。

「教授您忙吧,下次有時間再聊,我先進去了。」

語氣中出幾分迫切,聲剛落下,人就已經率先過去了,看的老教授角搐了起來。住了一般。小護士應該是真的急,薑聽許正在努力喚醒所有的意識,忽然,就覺自己全震了起來。嘶這姑當自己是骰子搖呢?終於,睜開眼:「慌什麼?又有敵來襲了?」語氣有些不怎麼耐煩。小護士頓了頓:「比敵軍來襲更可怕,外科的滅絕師太找你,讓你立馬去辦公室。」滅絕師太?等等......剛剛還略懶散的神一下子變得正式起來,眼神此時此刻也變得無比犀利。快速掃了一遍周圍的一切,what?都什麼況?自己是在做夢嗎?但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