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鑑寶講堂

看樣子規模還不小,隻是,鑑寶這欄節目好像不是cctv的吧?李逸迷的眨眨眼睛,邁步走小樓。敲開左手第一間辦公室,他看到了這次的聯絡人,鑑寶講堂的總經理兼校長兼招生辦主任兼講師王恪守,一個四十多歲、高一米七五、重卻超過二百五十斤的大胖子。“呦,小李老師來了!”胖子藏在厚厚的鏡片後麵的小眼珠滴溜溜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輕人,一得的休閒裝,寸許長的碎髮型,濃黑的一字眉,直的鼻樑,黑框平眼鏡下稍顯靈的雙眼...潘家園舊貨市場東南角的圍牆外,有一條長約百米的無名巷子,低矮的平房,破舊的磚瓦,在周邊一圈現代化建築中,這裡彷彿被世人忘的角落。

時間是早晨七點五十分,李逸斜挎著一件仿牛皮的公文包,出現在了巷口。

巷口第一家是一個經營文房四寶的窄小店麵,還沒到開門時間,兩扇破舊的雕花木門歪歪扭扭的隨便拚湊在一起,似乎隨手一拉就會轟然倒地,這家店主就不怕被嗎?

第二家店麵是一家包子鋪,在清晨的中,蒸籠騰起的白煙瀰漫了差不多十米的距離。幾張髒不拉幾、東歪西斜的餐桌,十幾個大口吞嚥包子的食客將小巷堵了個大半。

李逸聞著夾雜在包子香味中那若若現的臭水味,皺著眉頭避開地上橫流的汙水,走進了巷子。

首先映眼簾的是巷子底部那一棟青磚青瓦的二層小樓,看的出來,小樓剛刷過不久,在這條破舊的巷子裡,顯得似乎有那麼一的不和諧。小樓的前邊是一道高約兩米的水泥圍牆,圍牆的正中,兩扇剛剛刷過的紅木門分外的刺眼。門頭上一塊牌匾,寫著“鑑寶講堂”四個工工整整的楷書大字。

“是這裡了。”

尚算乾淨的路麵讓李逸的腳步輕快起來,不用注意腳下也讓他有更多的時間打量小巷的風景。

左手邊,是舊貨市場的圍牆,右手邊,是五、六間和巷口那家門麵差不多的店鋪,都還沒有開門,實在沒什麼看頭,李逸很快就走到了鑑寶講堂的門口。

小樓的口距離院門不超過五米,上邊掛著三條紅的條幅,最寬的一條上麵寫著“cctv鑑寶節目特約培訓中心”,挨著的一條上寫著“燕京收藏協會最佳培訓中心”,最下邊一條則是“潘家園市場定點培訓中心”。

看樣子規模還不小,隻是,鑑寶這欄節目好像不是cctv的吧?李逸迷的眨眨眼睛,邁步走小樓。

敲開左手第一間辦公室,他看到了這次的聯絡人,鑑寶講堂的總經理兼校長兼招生辦主任兼講師王恪守,一個四十多歲、高一米七五、重卻超過二百五十斤的大胖子。

“呦,小李老師來了!”

胖子藏在厚厚的鏡片後麵的小眼珠滴溜溜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輕人,一得的休閒裝,寸許長的碎髮型,濃黑的一字眉,直的鼻樑,黑框平眼鏡下稍顯靈的雙眼,配上一張略顯消瘦的臉頰,給人一種神幹練的覺。

中不足的是下上稀稀拉拉的鬍子茬讓整個人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老上幾歲。

“不錯,不錯,玩收藏講的就是一個深沉,這眼鏡和鬍子簡直就是神來之筆,如果你的眼神能夠再滄桑些,那就完了。”

胖子低頭看看手錶,笑道:

“時間正正好,咱們先上課,回頭再聊。”

李逸跟著胖子上到二樓,走進了正對著樓梯的一間教室。

教室裡,稍顯淩的擺放著六排新刷過漆的木質桌椅,二十來名學員正分了幾個小集團在小聲的聊天,男老都有,幾個大媽的嗓門最大,也格外的顯眼。

坐在門口的兩名學員看到胖子和李逸進來,連忙提醒大家歸位。

胖子走上講臺,用力的咳嗽幾聲,大聲道:

“歡迎,熱烈歡迎鑑寶講堂第一百九十八期的新老學員們!我是王恪守,下邊給大家隆重介紹這一期的另一個講師,共和國地質大學珠寶學院珠寶玉石鑑賞專業碩士研究生、燕京珠寶玉石協會新晉鑑定師李逸李老師!大家歡迎!”

掌聲響起,衆人的目齊刷刷的轉向李逸。

李逸扯了扯角,僵的回了大家一個笑容,說道:

“大家好,我是李逸。這期培訓班的主題是珠寶玉石賞鑑,共三天二十四個學時,由我和王校長共同爲大家講述……”

胖子擺擺手,打斷李逸的話,說道:

“這次的學員中,有參加過我們鑑寶講堂多期培訓的老學員,也有慕名而來的新學員。老規矩,開課之前先容我吹噓幾句。藥品廣告說的好啊,不看廣告看療效,我們也有一句廣告,不看收費看收穫!鑑寶講堂能夠在目前衆多良莠不齊的培訓班中穎而出,靠的是口碑,靠的是過的教學質量!老學員都知道,我們過往的一百多期培訓班中,幾乎每一期都有學員利用講堂學到的知識撿功的!像第三十七的學員李榮發李大爺,畢業第二天就在潘家園用一萬元的價錢買到了一件價值一百二十八萬的乾隆青花八寶紋盉壺,第九十六期學員王虎……”

胖子滔滔不絕的講了五分鐘,最列舉了不下二十個撿的例子,隨著胖子的講述,李逸注意到學員們的眼睛越來越亮,神也越來越專注,不人都流出躍躍試的神。

胖子的表神聖而莊嚴,口而出的話卻讓李逸差點笑噴。

“下邊大家跟我一起念,鑑寶講堂,收藏界的新東方,文玩界的藍翔!”

上午的授課進行的很順利,學員的專注與努力甚至讓剛剛結束了十幾年學生生涯的李逸都覺到汗。

時間很快來到了中午,連續三個多小時的授課,課間休息還被學員圍攻請教,讓一直沒有得到休息的李逸臉有點蒼白。他了額頭上的汗水,告別最後一個熱的大媽,下樓來到王恪守的辦公室。

“王校長,我知道爲了學校,講師的資歷可以適當的誇張,可是……”

“嗬嗬,沒什麼可是不可是的,我問你,你是不是正準備考研究生?是不是正準備考珠寶鑑定師?那不就了!以小李老師你的水平,這些還不手到擒來?我隻不過是提前宣佈一下罷了。”

李逸咧咧,遲疑道:

“我來的時候看到門口的條幅,咱們真的和cctv有合作?”

胖子哈哈大笑三聲,隨即低聲音,神神的說道:

“小李老師,作爲一個未來的珠寶鑑定專家,你這觀察力可是不大過關啊!”

“嗯?”

“條幅上我可沒寫cctv,我寫的是cotv,隻不過時間久了,那個o隻剩下一半罷了,但是你仔細觀察膠水留下的痕跡,還是能看出那其實是個o字的。”

“那……”

“燕京有收藏家協會,沒有收藏協會!潘家園市場多了,我又沒寫是舊貨市場,萬一它是菜市場呢?行了,這些都是常規宣傳手段,大家心知肚明就,你沒看到連學員們都沒問過嗎?這點小伎倆跟收藏界裡的那些爾虞我詐比起來,小兒科啊!”

看著胖子那一本正經的臉上暗含著的一狡黠,初出茅廬的李逸有點招架不住,

他決定先撤退再說。

“王校長,下午沒課,我想去市場轉轉,順便多備點課,這羣學員實在是太熱了,頂不住啊!”

胖子爽朗的大笑幾聲,擺擺手,

“行,去吧去吧,多逛會兒沒關係,明天直接到教室上課就行。”像不是cctv的吧?李逸迷的眨眨眼睛,邁步走小樓。敲開左手第一間辦公室,他看到了這次的聯絡人,鑑寶講堂的總經理兼校長兼招生辦主任兼講師王恪守,一個四十多歲、高一米七五、重卻超過二百五十斤的大胖子。“呦,小李老師來了!”胖子藏在厚厚的鏡片後麵的小眼珠滴溜溜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輕人,一得的休閒裝,寸許長的碎髮型,濃黑的一字眉,直的鼻樑,黑框平眼鏡下稍顯靈的雙眼,配上一張略顯消瘦的臉頰,給人一種神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