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神醫?

沒有生氣,淡淡地說道。不知道為什麽,薛俊峰看到他這個樣子,突然心裏有些害怕,這個家夥,該不會真的能治好病人吧。不可能,自己都失敗了,這個廢物怎麽可能治好呢。想明白了這點,薛俊峰鎮定下來,恢複自信滿滿的笑容。“得了,你還是趕緊認輸吧,省得把病人治壞了坐牢。看在媛媛份上,我不會讓你太難堪的。”薛俊峰假惺惺地說著。蘇允懶得和他廢話,走到小男孩麵前,蹲下來輕輕撫摸小男孩的頭,很神奇的,原本躁動的小男孩被他...第69章??神醫?

第一天開業,就遇到這樣的事情,要是處理不好,分分鍾就倒閉掉,真是出師不利啊,沈一仁額頭都冒汗了。

其他顧客見此情況也紛紛不敢再吃了,站出來指責沈一仁無良,要到衛生局投訴沈一仁。

蘇允仔細觀察了這個老者,發現其根本就不是食物中毒,而是本身有隱疾,應該盡量吃清淡的東西,火鍋本就容易上火,老者又無所畏懼地吃了很多高蛋白的海鮮,所以才病發了,不知道的人就以為是食物中毒。

蘇允正想過去把老者救下來,這時有個人比他動作更快,在老者麵前蹲下來,把住老者的手腕,“他不是食物中毒,而是吃了火鍋太上火,導致隱疾發作。”

這位年輕人自信滿滿地說道。

他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麵板比很多女人都還要好,很白,一看就是很注意保養的,精神也很好,雙目有神,並且充滿了自信,好像世界上沒什麽病他是治不好的。

老者家屬立刻罵道:“你是誰,眼睛瞎了嗎,我爸明明就是食物中毒了!你看他都吐白沫了,臉色發黑,這不是食物中毒是什麽?!你肯定是和這個無良老闆一夥的,想推卸責任!”

另外一個家屬不客氣地說道:“和他們囉嗦那麽多幹什麽,打120,還有報警,趕緊報警。”

這時人群中有個人突然大聲地說:“我記起來了,這個人是回春堂的史明華史醫生!”

這話引起了很多人的震驚,紛紛驚歎起來,“什麽,他就是回春堂的史明華醫生?聽說他的醫術很高明,很多大醫院都治不好的頑疾,他都能治好,是真正的神醫。怎麽看著那麽年輕?”

“原來是史明華醫生啊,我記得前陣子還上過新聞的啊,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原來那麽年輕,而且長得好帥啊,麵板好好哦。”

“人家本來就是很年輕啊,是個天才醫生呢,沒想到能在這裏看到他。”

蘇允也有些意外,原來這個人是回春堂的人,難怪那麽有自信。

回春堂是華縣最有名的中醫診所,其中創始人史厚德更是被稱做神醫的名醫,蘇允早就聽過回春堂的大名,沒想到今天碰到了回春堂的醫生,那就不用他出手了。

看眾人對這個史明華的崇敬,應該是有真本事的,應該能看出這位老者的真正症狀。

史明華聽著眾人的誇讚,腰桿更加挺直,臉上也露出驕傲的笑容,說道我:“大家過獎了,神醫什麽的都是浮名,我隻是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而已。”

他說話很謙虛,可是臉上的得瑟卻是怎麽都掩飾不住。

沈一仁大喜,抓住史明華的手,激動地說道:“原來是回春堂的神醫,那真的太好了,太好了,麻煩你神醫你把這位大爺治好,感謝,感謝。”

史明華略有些不悅地甩開沈一仁的手,傲然道:“放心,有我在,這位大爺不會有事的。”

老者家屬聽到史明華的身份,他們也很激動,看到了希望,急忙說道:“神醫,那請你治好我父親!”

史明華點點頭,蹲下來開始給老者按摩,分別力度輕重不一地按老者身上的數個穴位,老者原本痛苦的表情緩和了許多,身體也停止了痙攣,臉色也沒有剛才那麽難看了。

他這一手,立刻就引起了眾人的驚呼,“哇,果然是神醫,沒有吃藥,也沒有打針,就把人治好了,神,真是神啊!”

沈一仁也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心情放鬆了不少。

隻有蘇允皺了皺眉頭,別人沒有看出來,他是看得一清二楚,這個史明華隻是幫老者暫時舒緩了而已,根本就沒有治療。而且史明華的手法也很一般,根本就算不上高明。

難道久負盛名的回春堂就是這個水平嗎?

“謝謝神醫……”

老者家屬話還沒有說完,老者的表情又是痛苦起來,而且這次的程度,比剛才還要嚴重!臉色不止發黑,還伴隨著赤紅,整個人開始不正常地發熱。

“這……”

眾人都愣住了,老者家屬立刻慌張起來,“爸你怎麽了爸?爸你感覺怎麽樣?爸你千萬不能有事啊!”

“別拖了,趕緊送去醫院治療!”說話的是老者的兒子,他瞪著史明華說道:“切,什麽狗屁神醫,浪得虛名,連一點小病都治不好。”

史明華被說得臉色不好看,他皺著眉頭,也有些心虛,暗道沒有道理啊,像老者這種症狀,就按摩那幾個穴位就能緩解,怎麽還加重了?

很快他就眉頭舒展,想明白了,說道:“誰說我治不好他,我剛才隻是幫他按摩緩解一下,還沒有真正開始治療呢,你們就開始著急了!”

接著他又重新坐下來,冷笑道:“既然你們不相信我,那就盡管送病人去醫院吧。不過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病人這是隱疾發作,不宜搬動,到時候有個三長兩短,可別後悔了。”

老者家屬聽到史明華的話立刻就慌了,他們的確是知道老者有些小毛病,不能吃太上火的東西,但前段時間,去醫院體檢過,身體很健康,尋思著來吃點火鍋,應該沒什麽問題。而且即便吃了不行,那也是拉肚子而已,不會有什麽大事,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可怕,口吐白沫不止,還渾身抽搐,麵板發黑。

他們也不敢繼續搬老人了,態度也謙遜了許多,“史神醫對不起,我們剛才也是一時心急,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還請神醫治好我們長輩,感激不盡,感激不盡。”

史明華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一些,哼了一聲,語氣不滿地說道:“記住,以後不要再懷疑回春堂的醫術。”

“是是是,神醫教訓的是。”

老者家屬連忙點頭認錯。

史明華嗯了一聲,重新蹲在老者麵前,從挎包裏拿出一盒銀針,取出一根長長的銀針,用酒精消毒過,然後紮在老者的脖子穴位上。

他的動作很快,紮了一針後,馬上開始紮第二針,第三針,不一會兒,老者身上已經紮滿了八根銀針。

而老者的臉色也好看了許多,表情不再痛苦,麵板上可怕的黝黑也慢慢散去,呼吸也開始恢複正常,睜開了眼睛。

現場立刻就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毫不吝嗇對史明華的稱讚,老者家屬更是激動地練滿給史明華鞠躬道謝。

史明華臉上的得意掩蓋不住,就在他取出第九根銀針,要給老者紮下的時候,蘇允忍不住了,站出來說道:“錯了錯了,你的方法全錯了!”血,“我敢這樣做,自然是有我的自信,再說了,我這不是治好了嘛,說起來還是我解救了這次的危機呢。”“你還敢頂嘴!”柳媛回頭瞪了他一眼,“你這叫什麽治好,純粹就是瞎蒙的!你想過沒有,萬一你失手了,我們醫院就被你害慘了!而且你自己水平心裏沒點數嗎,真以為看幾本江湖郎中寫的書,就能成神醫了?幼稚!”柳媛越說越生氣,“到時候你惹事了,還是要我幫你擦屁股,你說你入贅過來這幾年,我幫你擦了幾次屁股了!”蘇允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