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刀紮般的心痛

他同事,柳醫生的老公連工作都找不到,在我們醫院並不是什麽秘密。”在薛俊峰的眼神示意下,胖女人第一個走出來附和,“是啊,我們柳醫生什麽都好,就是眼光差了點,嫁了個沒用的男人。就這陣子吧,還經常在我們醫院掃廁所,我是真佩服柳醫生,心地太善良了,如果換了是我,這樣不思進取的男人,我早就……”接觸到柳媛冷冰的眼神,胖女人把後麵的話吞了進去。“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薛俊峰恢複很和氣的樣子,對群同行笑嗬嗬地...第66章??刀紮般的心痛

這是什麽情況?

柳媛長這麽大,都沒有看過這副畫麵,一時間她目瞪口呆。

她知道李楚風一家三口要過來串門,特地早點下班回來,結果就看到了他們一家三口在大亂鬥?

很快她看到了坐在飯桌上悠哉悠哉吃飯的蘇允,心跳加快了一些,有一種莫名的情緒。

蘇允也向她望過來,表情同樣有些複雜。

不過他很快挪開了目光,繼續低頭吃飯。

張晗始終是青壯年,也有健身的習慣,李楚風父女不是他的對手,被他撂倒了,李楚風這個做嶽父的,被他搗了一拳,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指著張晗罵道:“你你你,你這個畜生啊,連嶽父都打,你天打雷劈啊!!”

張晗也不是沒有傷,他左眼捱了一拳,痛得他齜牙咧嘴,“你給老子閉嘴!你以為你好到哪裏去,你這個貪慕虛榮的老東西,不是你三頭兩天地問我要錢,大手大腳,老子也不會資金周轉不過來!還有,你做的那些醜事,也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特麽拿著老子的錢,在外麵包養了一個大學生,你說我要是告訴你老婆,她會不會殺了你。”

“你!!!”李楚風表情慘白,話說到一半剩下的就說不出來了,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

本身他就高血壓,連續情緒激動,受到打擊,現在大腦缺氧,兩眼缺氧,暈了過去。

“爸!”

“還愣著幹什麽,趕緊打120。”

幸好這裏離醫院不遠,很快就有救護車過來了,把暈倒的李楚風運回醫院。

這件事情鬧得很大,很快就傳到了外公李山河耳裏,聽說李山河聽到這個訊息,也是險些暈過去,亂成了一團。

柳媛在得知事情的經過,她也是十分地震驚。

“這次蘇允做的漂亮!”柳世航滿麵紅光,他特別痛快,今天李楚風過來之後,就各種炫耀,嘲諷,他一直忍著沒有發作,蘇允這次可以說是大大地給他發泄了一口惡氣。

李秀娣則有些不忍地說道:“唉,楚風他怎麽說也是我弟弟……”

柳世航不滿道:“你把他當弟弟看,他有當你姐姐看嗎?你忘記他一家三口這幾年,是怎麽欺負我們的了?遠的不說,就剛才,他們是怎麽羞辱蘇允的,你又不是沒有看到。這純粹就是活該,惡有惡報。沒想到吧,他一直把張晗當做寶,結果張晗不止給他女兒戴綠帽,還敢打他,哈哈哈!”

李秀娣聽到這麽說,她也釋然了,這幾年她的確是受了不少李楚風一家人的氣。

想到了什麽,柳世航嚴肅下來說道,“對了,你們兩個是怎麽回事?結婚五年了,都沒有懷孕?”

柳媛當下臉色一紅,說道:“爸,你怎麽就突然說這個了。我之前不是和你說過了,我現在沒有生孩子的打算嘛。”

“什麽叫沒有生孩子的打算,你今年都25了,你媽這個年紀你已經會打醬油了!”柳世航瞪眼道,“我不管,你們今年一定要給我懷上了,不然外麵的人,還以為你們兩不孕不育呢。”

李秀娣態度要溫和一些,她握住柳媛的手,語重深長地說道:“媛媛啊,聽媽的話,媽是過來人,既然結婚了,就早點要孩子,以後才沒有那麽辛苦。”

蘇允在一旁不說話,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有嶽父嶽母在,蘇允和柳媛不好再分房睡,隻好一起進房。

進來之後,氣氛無比尷尬,兩人都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蘇允輕車熟路地開啟地鋪,準備躺下來的時候,柳媛突然說話了,“你,身上的傷好得怎麽樣了?”

蘇允微微一愣,隨後木然點點頭,“已經好了。”

不知道為什麽,看著蘇允麵無表情的樣子,柳媛心裏很不好受,好像紮了一根針似的,這種感覺,她以前是從來都沒有體會過的。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有這種情緒?

她咬了咬唇,輕聲說道:“上次的事情,謝謝你。”

蘇允說道:“不客氣。睡吧,不早了。”

柳媛繼續說道:“還有,對不起。”

蘇允回過頭來,望了她一會兒,看著這張看了五年的臉,柳媛也同樣和他對視著。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定格了。

蘇允笑了出來,說道:“柳媛,這不像你的性格啊。”

說實話,蘇允足足受了柳媛五年的氣,現在看到她服軟的樣子,心裏還是有那麽一些痛快的。

正所謂越深愛就越在乎,蘇允還是很在意柳媛的。

柳媛一愣,是啊,自己什麽時候變得那麽多愁善感,那麽在意蘇允對她的想法了?難道自己愛上他了?不可能不可能!她馬上把這個可怕的念頭甩出去。

努力恢複自己平時冷傲的樣子,柳媛說道:“哼,我隻是不想讓自己心裏過意不去而已。”

蘇允笑了笑,然後說道:“你今晚為什麽不告訴爸媽真相?”

“什麽真相?”

“我們離婚的真相啊。”蘇允故意讓自己的表情做得很輕鬆。

柳媛聽到‘離婚’這兩個字,心裏莫名一痛,好像是要失去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她望著蘇允,“你就那麽想離婚嗎?”

蘇允同樣望著她,“是你先提出的離婚吧。”

“那是因為你在外麵沾花惹草了!”柳媛哼道,情緒莫名激動起來。

蘇允的表現則剛好和她相反,“我說過了,我沒有沾花惹草,更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再說了,就算背叛,那也是你先背叛吧?”

柳媛原本激動的情緒,被澆了一桶油,更加激動了,她加重語氣說:“我沒有背叛!我連手都沒有被他碰過!”

“是嗎?原來在你的概念裏,隻有身體上的背叛纔算背叛,精神出軌不算背叛是嗎?”蘇允的情緒有點上來了。

“那是因為你一直那麽廢物!你為了你,忍受了多少白眼,遭受了多少委屈,你不知道嗎?!”柳媛大聲道。

蘇允閉上了眼睛,強忍住內心被刀紮般的痛苦,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睜開眼睛,“既然如此,那明天就去民政局把手續辦了吧,你以後不用受這種委屈了。”說道:“我還沒有吃飽呢。”說著他又大口吃了一塊,臉上露出愉悅的表情,活脫脫一個從鄉下程序的鄉巴佬。他這個樣子,令唐如雪越來越後悔,這個家夥果然是個廢物,自己為什麽要帶他來這種高檔的地方丟人現眼?白西裝男語氣之中已經有些怒氣,“你收了錢敢出爾反爾?!”“我怎麽出爾反爾了。”蘇允用關愛智障的眼神望著白西裝男,“你讓我拿著支票離開這裏,可沒說我什麽時候離開吧?我現在肚子餓,想吃飽了再離開。”“你!”白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