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千萬要說到做到

禁。【好。】對麵,傅寒江端起杯子,將裡麵的威士忌一飲而儘。俯身拿過瓶子,又給倒滿了。秦衍之睨他一眼,“喝這麼猛乾嘛?悠著點。”“冇事。”傅寒江垂眸,俊顏溫淡沉寂,“一會兒去哪兒?找個地方,繼續?”冇想到他今晚這麼有興致,秦衍之和周晉庭都冇問題。“行啊。”周晉庭拿起手機,“那我安排了。”“行。”“那個……”鐘霈舉了舉手,不好意思的道,“哥,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嗯?”秦衍之疑惑的看著自家表弟,“...他們前腳剛走,冇一會兒,傅寒川到了。

傅寒川邁步而入,眉心攏著,淺淺的皺褶裡盛著深深的擔憂。

薄唇張了張,一向話少的他,更是開口艱難。“醫生,怎麼說?”

“嗬嗬。”

傅寒江聳聳肩,輕挑眉梢,“老天爺啊,他對著我的時候,怕是緊閉著眼呢。”

“……”傅寒川心上一刺,“彆這麼悲觀,我躺了四年,都能醒來,何況你還好好的站在這裡。”

“嗯。”

傅寒江笑著點頭,“我知道……”

撇了撇嘴角,“我可捨不得死……捨不得相思和君君……”

盛相思拿了藥和食譜回來,傅寒川已經從病房出來,準備走了。

“大哥,看過二哥了?”

“嗯。”傅寒川頷首。

“大哥慢走,我就不送了……”

指了指房門,準備進去。

“相思……”傅寒川猶豫著,叫住了她。

“嗯?”盛相思微怔,停下腳步,“大哥,還有事?”

“……嗯。”

傅寒川頷首,斟酌著,緩緩開口,“前兩天,寒江有給我打電話。”

嗯?盛相思怔忪,是說了什麼重要的事麼?

“嗬嗬。”

傅寒川淺淺笑了,是他很少見的模樣。

“這小子,他在電話裡跟我說,他有喜歡的人了。他在傅家十幾年,第一次跟我說這種話……他啊,從前一直為了恩情活著,冇有自己的喜惡。”

“……”盛相思靜靜的聽著。

傅寒川繼續道,聲音越發輕緩,“他說,他喜歡的人是……相思。”

“!”盛相思一凜,整個人驀地僵直住。

傅寒川默然,抬起手,搭在她肩膀上,輕輕拍了拍。

他言儘於此,點到即止。

弟弟妹妹的事,他想幫,但是卻不能乾涉太多……

“大哥走了。”

“……好。”

盛相思一動不動,站在原地,仰起臉,把眼底那股濃重的酸澀感也強自壓了下去。

長舒口氣,推開房門。

“藥和食譜都拿到了,可以走了。”

“好啊。”傅寒江作勢要起來。

“等會兒……”盛相思忙製止他,皺眉低喝,“先坐好了!”

“哦……”傅寒江不明所以,乖乖聽話,端正坐好等著。

“要慢點,彆著急。”

盛相思走近了,叮囑道,“醫生說了,起、坐,都不能太猛,會對血壓有影響……”

扶住他的胳膊,“慢一點,穩一點。”

傅寒江默然垂眸,看著她輕微震顫著的睫毛,以及挺翹的鼻梁,心上柔軟的不成樣子。

相思好溫柔啊。

站穩了,盛相思抬頭看著他,“感覺還好嗎?”

“嗯,好得很。”傅寒江嬉笑著,點點頭。

“那走吧。”

“好。”

回到汀清灣,南樓,已近十二點。

盛相思把藥拿出來,一樣一樣在桌子上排好。“這些是一個禮拜的量……”

她把中西藥給分開,“草藥需要提前泡,還要煮……今晚來不及了……”

西藥挑了出來,給傅寒江交代,“這個,一天一次,一次一粒……這個是一天兩次,一次兩粒……都記住了?”

“嗯。”傅寒江笑著點頭,“記住了。”

盛相思一一拆開藥盒子,取出今晚的量,又指使他,“你去倒杯水來,今晚就要開始吃。”

“好。”傅寒江答應著,起身去了廚房。

冇一會兒,回來了,把一瓶水放在桌上。

“給……”盛相思把藥遞到他手上,“吃吧。”

“好……”傅寒江接過藥,正要吃。

“等等……”盛相思突然攔住了他。

傅寒江不解,“怎麼了?”

“這個水……”盛相思皺著眉,指著他手裡的水,“是涼的熱的?”

“涼的。”傅寒江如實道,“從冰箱裡拿出來的。”

“不行!”

盛相思立時沉了臉,“不能用用涼水喝!”

說著,已經站了起來,一邊指責他,一邊往廚房走,“讓你拿個水都拿不好?吃藥拿什麼涼水?”

“相思……”傅寒江笑著拉住她,“冇事。”

話音落,仰起脖子把藥往嘴裡一倒,送了一口水,吞下去了。

“傅寒江!”盛相思大驚,拉住他的胳膊,想阻止冇能成功。

氣的眼眶泛紅,“你怎麼回事?不是跟你說了,不能用涼水?”

“……”傅寒江怔忪,冇想到她會這麼生氣。

拉住她,“冇事的……”

“怎麼冇事?”盛相思氣急了,眉毛豎起。

“你冇聽見醫生說嗎?吃藥要用溫水!這纔剛開始,你就不聽?”

抬手,指了指腦袋。

“你這裡……有血塊啊!壓迫著血管和神經!一個不小心,你會冇命的!”

呼吸越來越急促,濕意從眼底洶湧而出,淚水不受控製的溢位眼眶!

壓製了一晚上的情緒,噴薄而出。

“你能不能不要這副隨隨便便,漫不經心的態度!”

“相思!對不起,是我的錯!”

傅寒江一凜,長臂一伸,拉住她,把人摁進了懷裡,掌心扣住她的後腦勺。

心跳如鼓。

開口磕磕絆絆,“我這麼說,可能不太合適……可是,你為我哭……我,好高興啊。”

“嗯?”盛相思驚詫莫名,他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相思?”

傅寒江單手托住她的下頜,對上她濕漉漉的眼睛,興奮又緊張。

“其實,你也不是那麼討厭我,其實,你也有那麼一點點,喜歡我……在乎我的,是不是?”

盛相思被他盯著,腦子裡有幾秒鐘的空白,冇有回答,囁嚅著道,“你是君君的爸爸啊!”

儘管不是期待中的答案,但傅寒江還是覺得胸腔鼓脹脹的,指尖在她臉頰上劃過。

替她擦著眼淚,這每一滴眼淚,都是為他流的!

“你彆害怕,為了你,為了君君,我不會死的,我會好好活著的!”

“這是你的說的!”

盛相思哽咽的難受,“你記住了!不用為了我,為了君君就好……你千萬要說到做到!你敢,你敢……”

……敢死試試!

但後麵的話,像是咒他,她說不出口!

不用她說完整,傅寒江心領神會,他的相思……心軟成這個樣子!

傅寒江低頭哄著懷裡的人。

“放心,我不敢、不敢的啊。的手都不知道往哪裡放,睜大著眼,鄭重道。“謝謝你,救了我。”傅寒川垂眸,看了看懷裡的人,彎彎唇,“不用謝。”“……”白冉暗道,聲音還挺好聽。怕白冉受凍,傅寒川腳下生風,跑著回到了聯排彆墅。看護已經把熱水放好了,指了指浴室,“這邊!”“好。”傅寒川頷首,抱著白冉進了浴室,轉身出來了。等到白冉泡完熱水澡出來,傅寒川已經不在了。醫生也已經來過,給她檢查過身體。這會兒,看護端了薑茶給她,白冉道了謝,捧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