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今時不同往日

兩秒,緊接著心中大喜。“若曦!你真的沒事?!”一旁的徐氏跟秦若蘭看到秦若曦出現,心中無比激動,隻有秦若雲瞪大了眼睛,活像是見了鬼。秦若曦在這兒,那剛才被燒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女人是誰?!她立刻轉頭看過去,赫然看到那女人燒焦的頭發之中還插著一根金簪,赫然是自己今日賞給春華的那一支!“爹爹,這兒是怎麽回事兒?我剛才聽到您好像說要去尋我……”“你院裏著火,為父怕你有事這纔去尋你。”秦宣和開口,卻是頓時回過神...“沒什麽事情,秦若蘭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罷了。”

秦若曦開口,端起茶杯一飲而盡,又對著巧月道:“我餓了,你先幫我準備一些糕點,我吃了再跟你細說。”

這場賞花宴上秦若曦實在是沒有胃口吃什麽東西,如今當真是餓了。

巧月立刻點頭,連忙把早就準備好的點心送到了秦若曦的麵前。

“猜到小姐在宮宴上可能吃不飽,奴婢早就備下了,小姐您先吃。”

桌子上放的點心,都是秦若曦愛吃的,她的臉上露出一抹笑來,“還是你聰明。”

秦若曦吃了兩塊兒點心,胃裏舒服許多,這才壓低了聲音將今天賞花宴上發生的事情,連帶著他們在馬車上的對話全都告訴了巧月。

巧月聽完秦若蘭的所作所為,氣憤不已。但是聽了秦若曦在馬上的那一番分析,心中滿是擔憂。

“小姐,您會不會惹上麻煩啊?還有您開的藥,萬一有人動手腳怎麽辦?既然有人想要害雲妃娘娘,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到時候若是他們冤枉是您害死了雲妃娘娘怎麽辦?”

巧月的臉色愈發慌亂了幾分,緊緊地抓著秦若曦的手,“小姐,要不我們趕緊走吧!我們回陳府,讓老老爺想想辦法。”

秦若曦看著巧月這擔憂的模樣,心中一片溫暖。

如今在這秦府之中,也就隻有巧月是真心實意的關心她,不管是秦宣和還是秦若蘭,首先考慮的,應該是會不會影響到他們自己吧。

秦若曦歎了口氣,故作為難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們就算是回到了陳府,又能跑到哪兒去呢?”

巧月一聽這話,急的快要哭出來,那泛著水光的眼眸慌亂的轉了幾圈,急切道:“老老爺不是說認識波斯商人嗎?我們……我們可以去波斯啊!”

看著巧月真的急了,秦若曦不忍心在逗她。

她拍了拍巧月的臉頰,笑道:“我逗你的,你別這麽擔心,不會有事的。”

“皇上對於宮中的爭鬥比我們要清楚得多,雲妃娘娘能有今天的地位,自然也不是一個單純無知的人。我在雲妃娘娘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把雲妃娘娘真實的身體情況告訴了她。雲妃娘娘知道自己是中了毒,我隱瞞此事,雲妃娘娘也是同意的,想來她自己會有防備的。”

“而且,皇上也已經下旨讓三皇子入宮親自照顧雲妃娘娘,藥方也是直接給了三皇子殿下,顯然皇上的心中也有所懷疑。三皇子既然能夠親自照顧雲妃娘娘,必然不會再給其他人可乘之機。”

“退一萬步講,就算是有人再動手,甚至是得逞了,三皇子跟皇上應該也清楚,雲妃娘娘不是我害的。”

“可是您救了雲妃娘娘,豈不是得罪了下毒的人?”巧月緊張的看著秦若曦。

秦若曦眼眸微暗,有點點寒芒浮現,似是冬日初現的冰雪,卻又轉瞬即逝。

“得罪人是得罪定了,從秦若蘭推薦我給雲妃娘娘診治的時候,這個人就已經得罪了。”

“不過,這件事情秦若蘭是主導,不管我給不給雲妃娘娘治療,給雲妃娘娘下毒的人都會記恨到秦若蘭的身上,或者說是秦府的頭上。我是秦府的二小姐,這件事情我是無論如何都躲不開的。”

巧月的眉頭皺成一團,“回秦府這些天,還真是一點兒好事兒都沒撈上,麻煩倒是惹了一堆。”

“小姐,我真的是不明白,老老爺怎麽就非要讓您回來呢?您說這秦府,到底是有什麽好啊。”

秦若曦舒了一口氣,幽幽道:“是啊,有什麽好……”

回府的路上,秦若曦也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

漸漸的,她也能夠體諒外祖父的苦心。

商人地位底下,不管商人再怎麽有錢,仍舊是受人歧視的一類人。

而且如果沒有人撐腰,想要做生意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

即便是富甲一方,當官的隨便找個由頭,也就能夠將一個商人毀滅。

陳青雲經商這麽多年,自然是經曆了眾多的挫折。

或許,他就是因為承受了太多商人的苦,所以才會榜前搶婿,讓自己的母親嫁給秦宣和。

或許就是因為知道商人之女沒有地位,得不到庇佑,所以才會即便是知道自己的母親死的不明不白,卻仍舊希望自己能夠借著秦府二小姐的身份出嫁,尋得一個好的夫婿。

秦若曦長歎了一聲,隻覺得自己的心裏沉甸甸的,壓的她快要透不過氣來。

“外祖父這樣做,總是有他的思量,自然也是為我好的。我今天跟你說的這些事情,你不要說出去。”

“小姐放心,奴婢絕對不會說出去半個字。”巧月立刻點頭。

秦若曦又道:“你明天去跟福伯知會一聲,如果出了什麽事情,你立刻跟福伯回陳府。”

巧月心中一緊,“會出什麽事情嗎?”

不等秦若曦回答,巧月就急切道:“我不會離開小姐的,不管發生什麽事情,我都跟小姐在一起。”

秦若曦勾唇,握住了巧月的手。

她柔聲道:“別緊張,不會出什麽事情。但是如果我讓你走,你必須要走。隻有你回去跟外祖父通風報信,外祖父纔能夠幫我想辦法不是嗎?”

雖然秦若曦剛才一直在跟巧月說,三皇子跟皇上都會清楚,不是她害了雲妃娘娘。但是秦若曦沒有說出口的是,有一個詞語叫做“形勢逼人”。

如果毒害雲妃娘孃的人有能力把所有的證據都集中到她的身上,到時候皇上跟三皇子即便是知道她無辜,也沒有辦法救她。

甚至於,皇上根本不可能會費心救她。

為了達成某些目的,自然會有人犧牲。自己在皇家人眼中,隻怕是卑賤的如同螻蟻一般。

這條命,還不是隨時都能夠被折損嗎?

一想到這件事情,秦若曦的心裏就憋悶的厲害。秦若曦不再多言,走到窗邊,想要開啟窗戶透透氣。

天色漸暗,秦若曦看著空中的一輪圓月出神。

因為今天賞花宴上發生的事情,不管是秦宣和還是徐氏,都沒有心思理會她,她如今落得清靜,卻是越發的思念起自己的外祖父了。

如今自己回了秦府,外公一個人,還好嗎?會不會很寂寞?

酸楚在心中蔓延,秦若曦的眼眶抑製不住發熱,喉間亦是梗的難受。

她吸了吸鼻子,耳畔卻是傳來了一道久違了的熟悉的聲音。

“小丫頭,想我想到哭鼻子了嗎?”

溫和地聲音落入秦若曦的耳中,伴隨著那熟悉的沉香味道,一道人影閃入了秦若曦的閨房之中。

秦若曦一愣,下意識的轉頭去找巧月,卻是看到巧月趴在了桌上,似是已經睡著。

她急切的要上前檢查巧月的情況,楚天奕卻是動作利落的抓住了秦若曦的胳膊,直接將她帶入了懷中。

“別擔心,我隻是讓她暫時睡一覺,以免打擾我們兩個人。”

“你放開我。”秦若曦皺眉,臉頰熱的厲害,伸手去推楚天奕的胸膛。

楚天奕一出現就對她動手動腳,真的是讓秦若曦非常惱怒。

隻是,秦若曦的攻勢在楚天奕的麵前實在是軟弱無力,楚天奕一抬手,便輕而易舉的握住了她的小手,竟是直接拉著她的手送到唇邊親吻。

掌心的柔軟跟溫熱似是灼傷了秦若曦的麵板,她的手猛的一顫,立刻想要縮回來。

秦若曦臉頰更熱,越發惱怒,抬腿就想要去踢楚天奕的某處,卻又被他輕而易舉的把腿給夾住。

“別鬧,如今的秦府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你若是鬧出的聲響大一些,可是會引來不少人的。”的老路。隻是,當初救楚天奕是逼不得已,如今自己跟楚天奕攪在一起,當真不知是福是禍。“等處理好王太師的事情,還是不要再同他有什麽牽扯了。”秦若曦自言自語的開口,關了窗和衣躺在了床上。清晨,秦若曦還未起床,便聽到了外麵傳來了嘈雜的聲音。“巧月。”秦若曦輕喚了一聲,巧月立刻進了屋。“小姐,您醒了。”“外麵怎麽回事兒?”秦若曦開口,已經起了身。一說起這個,巧月頓時興奮了起來。“是四小姐!她今天天還沒亮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