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賞罰分明

曦扶了下來。還未進門,秦若曦便看到了一個身穿紅色盛裝的女子站在秦府的門口。那女子身材高挑,保養得當,約莫三十來歲的樣子。烏黑的頭發梳成了百花髻,發頂斜插著一支綴滿了珍珠的金簪,端莊而又華貴。雖然還未入夏,她的手裏仍是拿著一柄織金團扇,一看到秦若曦下車,便立刻笑意盈盈的迎了上來。“盼了這麽久,若曦終於是回來了。”她親昵的拉住了秦若曦的手,一旁的小斯立刻福身行禮,“夫人。”秦若曦頓時明瞭,眼前的這位應...“雲妃娘娘,您醒了。”秦若曦蹲在她的身旁立刻開口,“您還在施針,不要亂動。”

雲妃娘娘努力的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明白秦若曦的意思。她艱難道:“謝謝……”

雖然她剛才昏昏沉沉,但是意識並沒有完全消失。她知道,是眼前的這個小姑娘救了自己。

自己的剛才腹痛如絞,如今已經減輕了許多,也都是這個小姑孃的功勞。

秦若曦沒有多言,隻是計算著時間,一刻鍾一到,她便將雲妃娘娘身上的銀針都拔了出來。

雲妃娘娘隻覺得胸口一陣氣血翻湧,完全忍耐不住,再次嘔出了一口血來。

隻是,這次嘔出來的血液,已經是鮮紅色。

看到這一幕,秦若曦長舒了一口氣,心中稍稍輕鬆了幾分。

這痛苦的聲音落入門外三皇子的耳中,讓他的心瞬間揪了起來。

“母妃!”

“雲妃娘娘沒事。”

聽著三皇子那急切的聲音,秦若曦朝著外麵喊了一聲。

她收起銀針,拿著帕子幫雲妃娘娘擦拭著。

華貴妃皺眉,忍不住嘟囔道:“這小丫頭行不行啊?皇上,您還是快讓太醫進去看看吧。”

她信不過秦若曦,學習醫術是需要時間的,秦若曦的師父就算是再厲害,可秦若曦如今都不過十五歲,她的醫術能有多好?

她之所以推波助瀾讓秦若曦來給雲妃娘娘診治,是希望秦若曦能夠查出一些端倪。但是秦若曦亂七八糟的說了一些話,卻不是華貴妃想要聽到的結果。

如今放任秦若曦給雲妃治療,可別真把雲妃給治死了。

皇後娘娘一臉關切的開口道:“華貴妃,治病要講究緣分,而且病人更是要信任大夫。如今秦二小姐已經給雲妃治療,怎麽能夠再讓太醫去給她診治呢?若是太醫跟秦二小姐的想法不同,豈不是白白的耽擱了雲妃的病情?”

她繼續道:“而且本宮覺得這秦二小姐的醫術不凡,先前太醫都說沒有辦法治療,秦二小姐卻找出了病症,也說出了診治的方法。三皇子能信任秦二小姐,我們還是再等等,讓秦二小姐來好好治療,不要讓她分心了。”

華貴妃反駁道:“皇後娘娘,您這是信不過太醫院的太醫,反倒是相信一個小丫頭?”

“夠了。”皇上沉聲開口,皇後跟華貴妃臉色一暗,立刻跪在地上。

他沒有言語,隻是朝著內室張望著。

他自然知曉華貴妃的顧慮,但是回想著先前秦若曦的反應,他莫名的就覺得,秦若曦應該是有真才實學的。

思慮之間,內室的房門被開啟了。

秦若曦剛露頭,三皇子也顧不得皇上還在場,看著她急切道:“母妃怎麽樣?”

“雲妃娘娘已經醒了,現在可以進去了。隻是,剛才雲妃娘娘嘔吐過,房間裏實在是有些髒亂,所以……”

秦若曦的話還沒有說完,三皇子就急切的衝進房間。皇後一愣,卻是看到了秦若曦身上的血跡,心中登時百轉千回。

“母妃,您怎麽樣?”

三皇子跪在了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雲妃娘娘,心如刀絞。

床上的雲妃娘娘麵色蒼白如紙,而且她的衣服上還有斑斑血跡,實在是觸目驚心。

雲妃娘娘一看到三皇子,淚水頓時流了出來。她想要開口,可是卻虛弱的根本說不出話來,隻能定定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皇上跟著進了屋,皇後娘娘跟華貴妃自然跟上,秦若曦也隻能隨著再次進了門。

看著雲妃娘孃的模樣,華貴妃眉頭深鎖,轉頭看向了秦若曦。

“雲妃的身體治好了嗎?”

要說是治好了,雲妃的臉色卻蒼白如紙。

要是說沒有治好,雲妃卻也已經醒了,身體亦是不再抽搐。

可是華貴妃看著雲妃現在的樣子,實在是怎麽看都不像是一個健康的人。

秦若曦低眉順眼的開口道:“雲妃娘娘如今已經沒有生命之憂,還要再按照若曦開的藥方連續服用湯藥,慢慢調養,隻要調養的好,身體就能夠痊癒。”

“秦二小姐,您的大恩大德,本皇子沒齒難忘!”

三皇子聞言,激動的對著秦若曦鄭重的行了一禮。

皇上看著秦若曦打量了片刻,轉而看向了床上的雲妃,走到了床邊坐下,握住了雲妃的手。

掌中的手冰涼,卻很柔軟細膩,皇上的臉上浮現出幾分關切,“好好養著,若曦說你的身體能夠康複,你無需擔心了。”

此話一出,眾人呆住。

華貴妃跟皇後那憎惡跟錯愕的視線,同時落在了秦若曦的身上,而秦若曦本人,心中亦是警鈴大作。

她有些懵了,皇上為什麽會直接稱呼自己的名字?

而且,他安撫雲妃的話,未免對自己也太過於信任了吧!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秦若曦的心中一片的雜亂,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雲妃也有一瞬間的錯愕,還是含淚點頭,癡癡地看著皇上,那柔弱的眼神之中滿是愛意。

侍女很快把煎好的藥斷了進來,打破了這室內的尷尬氣氛,雲妃娘娘坐不起身來,侍女想要服侍她喝藥,皇上卻是將藥碗接了過來,親自喂藥。

雲妃娘娘感恩戴德,激動不已,強忍著苦澀將那一碗藥喝完,皇後娘娘跟華貴妃的注意力,頓時又放在了雲妃的身上。

秦若曦默默地看著這一幕,能夠清清楚楚的感覺到皇後娘娘跟華貴妃情緒的變化,她的心中,說不出是個什麽滋味。

幾個女人嫁給同一個男人,所有的榮華富貴,甚至是身家性命,都寄托在這一個男人身上,她們如何能夠不嫉妒?

可是,秦若曦不明白,女人為什麽一定要過這樣的生活?

秦若曦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麽外祖父當初要幫自己的母親榜前搶婿選中秦宣和。

憑借外祖父的財力,母親即便是終身不嫁,也能夠錦衣玉食一輩子,活的逍遙快活。

若是母親嫁個尋常人,也能夠安安穩穩的相夫教子。

可是她嫁給了秦宣和,最後死的不明不白……

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走母親的老路!

秦若曦的眼眸暗了一分,情緒有些翻湧,又被她給壓了下去。但是,有一個想法,變得越發明確了。

她走到桌案前,再次寫下了一個藥方,隨後走到了皇上的麵前對著皇上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皇上,這是新的藥方,雲妃娘娘隻要按照這個方子服藥,不出意外,七天之後便能夠痊癒。”

皇上的心思微動,如今秦若曦這篤定的口吻,跟先前的說法甚是不同。

他不動聲色的打量了秦若曦一番,沒有言語,隻是將那方子接了過來掃了一眼。

秦若曦字跡娟秀,卻又不失力度,著實是一手好字。

皇上隨手將藥方交給了身旁的三皇子,“你這幾天入宮,親自照顧你母妃。”

三皇子喜出望外,懸著的心亦是落下,立刻行禮謝恩。

皇上轉頭看向秦若曦,“等雲妃完全康複,朕再對你論功行賞。”

“臣女隻是盡了醫者的本分,不敢求皇上賞賜。若是雲妃娘孃的身體能夠康複,也算是若曦的一件功德。”

秦若曦恭恭敬敬的開口,仍舊是低眉順眼的模樣。

實際上,她有一個想法。也正是因為這個想法,秦若曦才改變了自己之前的說法。

她想要向皇上討一件賞賜,但是現在,還不是一個好的時機。

皇上開口道:“朕素來賞罰分明,你若是真的治好了雲妃的病,自然是要賞的。”了,哪能不嫁啊。若蘭,你別鬧了,王太師終歸是一品大員的,他……”“不!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秦若蘭搖著頭,猶如發瘋一般。“一品大員又怎麽樣?王太師比爹爹都要老,女兒若是嫁給他,這輩子還能有什麽指望?”“都怪秦若曦那個賤、人!她怎麽會平白無故的成了王太師的義女?這其中必然有詐!”秦若蘭恨恨的開口。徐氏也覺得此事蹊蹺,可是她想不明白到底是出了什麽問題。或許真的是秦若曦命好,纔有了這因緣際遇,可這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