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使寒冰拳打退刁民,校門口有人暈倒

股坐在了地上,鼻血如泉水般噴出。若是以前,洪宇或許會忌憚他這個村長爸爸。但如今,洪宇得到仙醫傳承,心裏有了底氣,豈會怕了區區一個村長?想到今晚若不是自己回來及時,妹妹就要被洪財旺這小子給玷汙了,洪宇怒火大增,又是一腳踹出,踹在了洪財旺的門臉上,把他門牙都踹掉了好幾顆。“啊!”洪財旺疼得捂著鼻子和嘴巴,在地上嚎啕大叫:“洪宇,你死定了,我一定會讓我爸揍死你來的。”“還敢威脅我?”洪宇大怒,抬起腳對著...“我看你纔是找修理。”

看到對方動手,洪宇當即也提拳而上。

今早練習的“寒冰拳”正好派上用場。

運真氣於拳頭之上。

一招直拳揮出,直接把寸頭壯漢打飛了。

其他幾個陳家村村民見狀,立即一湧而上。

然而,在洪宇的一套組合拳之下,全都倒在地上痛苦大叫。

他們感覺全身冰涼刺骨,好像一下子來到了冬季,渾身瑟瑟發抖。

圍觀的路人全都看傻了。

我靠,這後生是誰家的?當兵出來的嗎?打架這麽猛?

柳青萍也被洪宇的身手驚大了雙眼。

倒是洪小雅一臉笑容的看著哥哥,昨晚她就見識了哥哥的厲害,今天自然也就不覺得稀奇了。

“哥真厲害。”小丫頭心裏對哥哥的崇拜之情又加深了幾分。

洪宇一腳踩在寸頭壯漢的臉上,厲聲道:“說,還敢不敢騷擾我青萍嫂子?”

寸頭壯漢被打怕了,他是村裏的二流子,打架鬥毆的事情沒少乾。

可從來也沒見過,有人的拳頭竟然這麽厲害,打在人身上,會讓人的身子骨變冰涼。

“不敢了,以後再也不敢了,大哥,你放我一馬吧。”寸頭壯漢求饒道。

“大哥,我們也不敢了。”其他幾個陳家村村民相繼求饒。

“不敢的話,那還不快滾。”洪宇怒喝,抬起了踩在寸頭壯漢臉上的腳。

寸頭壯漢等幾個陳家村村民如蒙大赦,爬起身,飛快往馬路邊的山上跑去。

確定了安全後,那寸頭壯漢開始叫囂道:“小子,敢打我們陳家村人,有本事就報上名號來,讓我看看你特麽到底有多厲害。”

洪宇現在還真不怕陳家村。

而且,他從小就特別討厭陳家村仗著自己村子大,到處欺負人,當即說道:“洪家村洪宇,有本事的話就帶人來找我報仇。”

“好,我記住了,你給我等著瞧。”寸頭壯漢說完,害怕洪宇追來,又迅速帶著人往山裏鑽去。

“小宇,你怎麽這麽傻,還真把自己身份給暴露了。”

柳青萍一臉擔心,“陳家村的人可不好惹。”

“是啊小夥子,陳家村可是咱清溪鎮第一大村,你們洪家村雖然也不小,但和陳家村比起來可就差遠了。”有過路的村民提醒道。

洪宇笑道:“青萍嫂子,沒事,你就別替我擔心了。”

“你剛纔不是看到了嗎?我身手厲害著呢。”

這點,柳青萍的確承認。

可是一個人身手再厲害,也架不住人多啊。

“小宇,我覺得你還是小心一點,畢竟你隻有一個人。”柳青萍還是滿臉愁雲。

洪小雅也開始有點擔心。

她年紀雖小,但身為清溪鎮人,又怎能不知道陳家村在清溪鎮的勢力?

她附和道:“哥,青萍嫂子說的對,你可千萬要小心啊,萬一剛才那幾個壞蛋真的帶很多人去村裏找你麻煩,你就先帶著爸躲起來,咱報警處理。”

“小雅妹子說的對,他們如果真的找你麻煩,你就報警,相信警察會管這事的。”柳青萍跟著說道。

“好,我知道了。”

為了不讓兩女擔心,在自己耳邊一直唸叨,洪宇隻好先答應他們的建議。

柳青萍鬆了一口氣,感謝道:“小宇,剛才謝謝你了。”

洪宇擺手一笑:“青萍嫂子,不用謝了,昨晚的事,我也沒好好謝謝你。”

聽到洪宇提起昨晚在醫院的事,柳青萍俏臉頓時一紅。

那還是她守寡三年來,第一次被男人碰身子,也是她第一次主動擁抱男人,心跳又莫名的加快了不少。

“哥,青萍嫂子,昨晚你們在一起嗎?”洪小雅這丫頭好奇心很強。

聞言,柳青萍瞬間慌了神,感覺做了什麽見不得人的事一樣,連忙說道:

“那個,小宇,小雅,你們有事就先走,我也得回家了。”

說完,快步離開,慌裏慌張。

洪宇看著柳青萍一臉害羞的樣子,莫名笑了起來,對著柳青萍的背影喊道:

“青萍嫂子,我回村的時候,再去找你,還有一次沒完呢。”

柳青萍知道洪宇是說治病的事,俏臉更紅了,感覺路上所有人都在看自己,都不敢回答洪宇的話,腳步加快了不少。

“哥,你跟青萍嫂子說什麽呢,為什麽我一句都聽不懂啊?”洪小雅一臉茫然:“還有,昨晚你和青萍嫂子到底發生什麽事了啊?”

洪宇彈了小丫頭的額頭一下:“小屁孩怎麽這麽多問題啊,你看都把青萍嫂子嚇跑了。”

“是我嚇跑的嗎?”

洪小雅嘀咕道,更加不解了。

“走,上車吧,時間快來不及了。”洪宇跨上自行車,對著還在發呆的洪小雅說道。

洪小雅稀裏糊塗的再次坐上了自行車。

到了鎮上之後,洪宇把自行車放在小姑家。

小姑是爸爸的親妹妹,跟自己家的關係很好。

這次父親病重,小姑原本是想借錢給自己家的,都拿好了一萬塊錢塞給自己,但奈何被小姑父撞見了,直接把錢搶走了。

小姑父甚至還威脅小姑說,要是敢借錢給自己,那他就離婚,連孩子都不會讓小姑再見麵。

洪宇不想因為自己家的事,讓小姑難做,最後把家都弄散了。

雖說自己那個小姑父是個好吃懶做的主,離開他,小姑說不定能過得更好,但畢竟兩人還有兩個孩子。

最後,是洪宇主動說不借錢的,這風波纔算是平息了。

本來想跟小姑打聲招呼的,沒看見小姑人,所以放好車後就直接去了車站。

鎮上通往縣城的汽車,一天隻有兩趟。

上午九點一趟,下午三點一趟。

洪宇帶著妹妹來車站的時候,時間剛剛好,一上車,汽車就開動了。

一小時後,洪宇來到了妹妹學校門口。

江陵一中,縣重點中學。

“好了,哥,就送到這裏吧,我進去了,你去忙你的。”

洪小雅揮手告別。

“嗯,好好學習,碰到麻煩的話,記得給哥打電話。”

洪宇點頭,目送妹妹走進學校。

直到妹妹的背影消失了,洪宇這才轉身,準備去縣城的藥材市場,詢問下自己手中野山參的價格。

“不好了,這裏有人暈倒了。”

這時,校門口,忽然有人大叫了一聲。

洪宇神色一怔,尋聲望去。

正好看到一位老人倒在了地上。

老人身邊,有一位穿著時尚,容貌十分出眾的年輕女子,此刻急的大哭:“爺爺,你醒醒,你可不要嚇我。”

“小姑娘,趕緊打120吧。”

校門口,不少人圍了上去看熱鬨,有人提議道。

頂點小說網首發子。”洪小雅聽後很是感動,而自己剛才竟然還猜忌哥哥,鼻子忽然一酸,哭了,“哥,對不起,我剛纔不應該懷疑你,還跟你生氣的。”“傻丫頭,怎麽還哭了?別哭了,哥不怪你。”洪宇摸了摸妹妹的頭,笑道:“趕快上車吧,否則,趕不上去縣城的公交車了。”洪小雅坐上自行車後座,心裏還是很愧疚,感覺自己真的太不懂事了。哥為了爸的病,都願意冒著生命危險獨自一人進深山,自己竟然還懷疑哥有私心,太不應該了。洪宇騎著自行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