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成了他的惡毒前妻

夫五皇子未遂,被當家夫人發賣了出去!幾經周轉,被賣給了青河縣後河村的一個病秧子,也就是書中那子沉的男主趙懷安沖喜!原主自不會甘心嫁給一個窮酸藥罐子,於是,和人勾結,一把火將趙家燒了個,而趙懷安的親娘和妹妹就燒死在了火場中。之後,逃回京中,利用自己貌的優勢,千方百計的嫁給了五皇子為妾,原以為富貴榮華近在眼前時,趙懷安金榜奪桂,次年,就將割了整整三千刀,一塊一塊的餵了野狗。羅婉兒倒吸了一口涼氣。想本是...渾噩中,羅婉兒覺腰帶被人扯了幾下,用力睜眼,就對上了一張二十出頭、滿臉笑的男人臉。

想占便宜?

心下暴怒,抬就朝男人心口踹去,直將對方踹出了幾步外。

那男人頓時火冒三丈,一臉猙獰:“你個小搔貨,你看不上那病秧子,哥哥我好心來幫你降火,你居然敢踹我?看我怎麼收拾你這賤蹄子!”說完,他又猴急的沖了上來。

羅婉兒眼疾手快,起手邊木,直擊他麵門。

男人儼然沒有想到會有這個舉,一時被打中要害,隻見他雙眼一番,‘砰’的一聲就倒在地上。

“媽的,敢占老孃便宜,也不看看老孃是誰!”

羅婉兒暗罵了一句,就要走人,這才發現,自己竟在一個雜草叢生的院落裡!

可明明記得自己下水救人時溺水了,這一睜眼,怎麼來了這種地方?

不及多想,腦子突然一陣劇痛,下一刻,一資訊就湧了的腦海裡。

竟然穿進了一本名《臣》的男頻權謀小說裡,還了書裡那個和同名同姓的惡毒配?!

這配不過十三四歲,本是大慶國安定伯外室所生,好不容易跟著親爹回了府上,卻因勾引嫡姐未婚夫五皇子未遂,被當家夫人發賣了出去!

幾經周轉,被賣給了青河縣後河村的一個病秧子,也就是書中那子沉的男主趙懷安沖喜!

原主自不會甘心嫁給一個窮酸藥罐子,於是,和人勾結,一把火將趙家燒了個,而趙懷安的親娘和妹妹就燒死在了火場中。

之後,逃回京中,利用自己貌的優勢,千方百計的嫁給了五皇子為妾,原以為富貴榮華近在眼前時,趙懷安金榜奪桂,次年,就將割了整整三千刀,一塊一塊的餵了野狗。

羅婉兒倒吸了一口涼氣。

想本是一個有著千萬的著名食博主,這一睜眼,就要麵臨被人大卸三千塊的悲慘命運?

不!絕不能認命!

眸眼微,定定的朝著地上的猥瑣男人看了去。

這人是趙懷安五叔的長子趙金寶,記得,原書中寫過,原主嫁來的第二月,就被趙金寶按在地上,強毀了清白!

羅婉兒心下復雜,既慶幸自己醒來的及時,一切還沒有發生,又覺惱恨。

原主三觀雖是不正,可也沒有白白給人欺負的道理!

抬狠命踹了趙金寶一腳,磕磕絆絆的將他搬了起來,扔到了隔壁院裡。

趙家的沒有院墻,隻綁了半人高的玉米桿作隔斷,隻稍稍抬眼,就能看到隔壁院裡的大紅肚兜隨風飄揚。

若是沒有記錯,那院子正是潑皮戶俏家,那可不是個好招惹的,平日裡就沒臊皮男主一家,這趙金寶慘咯。

回了院裡,羅婉兒正覺解氣,就看到簷下還躺著個人,那人年約十六、七歲,麵容清俊,雙眼閉,渾上下都著一死氣。

他是——趙懷安!

也不知是不是那三千刀的緣故,羅婉兒竟有些挪不開腳。

著那人死白死白的一張臉,忽然想起原主嫌他晦氣,將他扔在外頭淋雨的場景。

如今,雨已經停了,他還泡在水坑裡······

羅婉兒扶額,原主這乾的是人事兒嗎,難怪人家給三千刀!

不敢遲疑,快步上去扶人。

趙懷安比想象中高大很多,許是常年喝藥的緣故,上帶著一子清苦藥香。

趙家的屋子坐北朝南,共有三間泥土正房,一間耳房,趙懷安的屋子就在最東邊。

羅婉兒怕他寒氣,徑直將他放在床上後,就手幫他服。

眼看著他已經被的隻剩了,羅婉兒猶豫片刻,還是將他了個,扔在了被窩裡。

屋子裡寂靜不已。

羅婉兒抬手在他額間探了探,沒有異常,這才鬆了口氣,仔仔細細的朝趙懷安打量了去。

但見他眉眼深邃,鼻梁,羅婉兒不得不嘆這人委實是生了個好樣貌。

原書還沒看完,隻知道趙懷安十九歲高中進士,朝為八載,沉沉浮浮,最後憑著自己的非常手段,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閣首輔。

除開那三千刀帶來的心裡影,其實,對趙懷安還是有些好奇的。

隻是,眼瞅著那張慘白俊臉上掩不住的孱弱,不竟有些懷疑,麵前這人當真是書中那心暗、於算計,可止小兒啼哭的大臣?

沉思間,屋外頭就傳來了一道潑辣的喊聲:“小狐子,你給我出來!為了點秀才的糧米錢,你男人死了也不下葬,還上趕著勾引我兒子,也不怕我報抓了你們一家老小!”

“你們趙家要真沒錢買棺材,我幫你們賒就是,可別留家裡生蛆了!”

這罵咧聲一聲高過一聲,羅婉兒挑眉往外走,就看到一口白花花的槐木棺材被四個壯漢抬進了院門。

錯愕間,一個膀大腰圓的婦人就跟在棺材後頭進門了。

這架勢!

羅婉兒記得,這人每日都會來鬧上一鬧。

是楊裡長的夫人馬桂枝。

兒子是替補秀才,而趙懷安是這十裡八鄉唯一的秀才,隻要趙懷安一死,兒子就能順理章的當上秀才了!

所以,馬桂枝盼著趙懷安死,能理解,但這直接送棺材上門,就有點過分了!

正要開口,就聽那馬桂枝冷笑道:“嗬!天殺的短命鬼,娶再好看的媳婦兒沖喜有什麼用!不照樣短命!”

馬桂枝說著話,目惡毒的在羅婉兒臉上轉了轉。

這張臉長得極,註定了是個禍害男人的,等送趙懷安下了土,就把這狐子趕出村去。

畢竟,兒子了秀才,還得考舉人,可不能由著這種狐子在他兒子邊晃悠!

羅婉兒不知馬桂枝心中所想,卻早被氣笑了:“棺材還是留給你們楊家人自己用的好,我相公他好的很!”

人家趙懷安還活的好好的,馬桂枝為了一個秀才位置,還真想將人埋地底下不?

委實不要臉!

馬桂枝愣住了了,儼然沒有想到前兩日還要死要活,要跟趙家撇清關係的人,怎麼一轉眼,還幫趙家人說起話來了。

難不,那趙懷安還真是好起來了?

那抬著棺材的四個人原本還直勾勾的盯著羅婉兒看,此番回神過來,也不由心生彷徨。

這秀才老爺要是好起來了,往後得了勢,記恨他們怎麼辦?

馬桂枝似是看出了他們所想,冷著眉眼就嗬道:“不可能的!那日給趙懷安看病的郎中明明說過,他進氣出氣多,熬不到今天了!”

說完這話,不顧旁的,直接就要往屋裡走。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可不能讓趙懷安那小子爛在了床上生蛆,擋了他兒子的好前程!於算計,可止小兒啼哭的大臣?沉思間,屋外頭就傳來了一道潑辣的喊聲:“小狐子,你給我出來!為了點秀才的糧米錢,你男人死了也不下葬,還上趕著勾引我兒子,也不怕我報抓了你們一家老小!”“你們趙家要真沒錢買棺材,我幫你們賒就是,可別留家裡生蛆了!”這罵咧聲一聲高過一聲,羅婉兒挑眉往外走,就看到一口白花花的槐木棺材被四個壯漢抬進了院門。錯愕間,一個膀大腰圓的婦人就跟在棺材後頭進門了。這架勢!羅婉兒記得,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