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他也很想去看看啊

“那怎麽一樣父皇從認識我那天起,我就這模樣,”宇文皓捏著她的衣角,忸怩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道:“你說祖母對我印象怎麽樣呢我方纔表現得有點失禮了吧”元卿淩沒回答他,開門叫外頭的侍女給他弄一身男裝過來換。換好了衣裳,元卿淩壓在他坐在鏡子前,給他梳頭束冠,見鏡子裏頭的人神清氣爽,眉目俊秀,這才滿意地點頭,“奶奶見了你這模樣,一定很滿意。”“元,”宇文皓從鏡子裏擔憂地看著她,“你會不會跟著奶奶回去”元卿淩把...包子就這樣每日往返於北唐和廣市之間,當然現代的身份元教授去交代了一下,再去申請領養這個孩子,但是在領養批複之前呢,包子本是要回到孤兒院,可他死活不願意走,強行帶走也逃回來,這樣折騰了兩次,民政局那邊隻得加快審核,讓元教授夫婦領養這孩子。

因為這孩子,身體狀況有些異常,出生的時候就是因為有病所以才被丟到孤兒院去的,有醫生家庭收養那是最好的。

這對元媽媽來說,是最好的安慰了,久違的笑容回到了她的臉上,再不似往日憂愁。

因為方嫵跟他說了,以後三個孩子都可以輪流來,孩子們不來的時候,這身體也不會出事,因為有念力控製讓這身體維持著生命體征。

宇文皓派出去的人調了回來,沒找宇文安算這筆賬,因為大軍在班師回朝,在這勝利的日子裏,也不想弄得這麽血腥,如果宇文安被抓回來,這事肯定不會輕易和解。

當然,最重要的是太上皇如今因著常公公的事情,情緒十分低落,皇家不能再這個節骨眼上出點什麽事。

此舉看在明元帝的眼裏,他認為是老五對他的再一次妥協,他跟扈妃說:“朕何嚐不知道難為了老五他們,來日再好好補償吧。”

扈妃在他跟前說話沒有忌憚,因而直言,“以後補償的時候,傷口結痂了,這補償就沒有意義。眼下老五是最艱難的時候,皇上應該多些關心,你說他身份在這,受委屈是在所難免,可能幹的人也不能一味受委屈,讓人寒心啊,這兩年裏頭,太子經曆了多少事賢妃的事已經讓他傷心得很,母不在,父漠視,是什麽體會你能想象嗎”

明元帝聽了這番話,心裏特別不是滋味。

扈妃又繼續道:“在你傷神的日子裏頭,老五夫婦幾乎隔日入宮陪伴,雖嘴上不說,心裏卻是把你放在了首位,孝順忠心,咱不說公道,說骨肉親情,他們夫婦做到的,皇上,你沒做到。”

明元帝輕歎,“愛妃言之有理,隻是,朕不知道能從何幫起。”

“哪怕父子二人真心坐下來說說話,吃頓飯,喝口茶,聊聊心事,拉近距離維係感情,總比什麽都不做強。”

明元帝覺得也是這麽個道理,遂下旨傳了宇文皓進宮,第一次擺下了飯桌,和兒子一同吃頓飯。

他至今還是不願意和人單獨用膳,這一次是破例。

宇文皓開始的時候是帶著抵觸的情緒,但是父子兩人談了一些話,慢慢地心結開啟,倒是比往日親近了些。

最後反而是宇文皓問的,“聽說四嫂受傷了,不知道情況如何”

“派去打探的人說她是掉下了馬車受傷的,你四嫂是幫著太子妃,夫妻兩人起了爭執,不知道老四說了什麽,她傷心之下,跳下了馬車,情況倒是還好,沒傷著要害,這一次下旨讓他離京,本沒想著讓他帶走安王妃,可他堅持帶上。”

“沒大事就好。”宇文皓說。

“老五,你那天問朕要公道,其實很多時候,公道自在人心,就好比你四嫂,內院女子卻也懂得道理,為了太子妃不惜和你四哥夫妻反目,這就是公道在人心的力量。”

宇文皓看著他的眼底,凝重裏藏了一絲緊張,他知道自己也為難父皇了,兩個北唐壓力最大的人,何必互相為難呢

想通了這點,宇文皓心裏就沒什麽好抱怨的,道:“父皇,兒臣明白了。”

明元帝麵露欣慰之色,“那就好,那就好,走,咱爺倆一起去看看你皇祖父。”

乾坤殿裏頭,依舊是陰霾密佈,常公公的情況並不太好,這兩天就是偶爾醒來過一下,說了一句老奴有罪,又昏昏沉沉地睡過去,雖然禦醫說風症之後會嗜睡,但太上皇還是很擔心,終日守著他。

見明元帝父子一同過來,他倒是有些意外,和他們兩人一同出去坐著。

三輩同堂,反而是無話可說的,尤其太上皇心情還比較差。

明元帝一直含蓄,在父親的麵前更是不善言辭,所以,隻有宇文皓找話題,可到底沒能說到一起,最後明元帝覺得是自己在場的緣故,藉故離去,剩下祖孫兩人,氣氛才變得緩和一些。

宇文皓安慰太上皇,“常公公會沒事的,您不必太擔心。”

太上皇寂寂地點了點頭,“也好,他也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伺候孤大半輩子了,辛勞得很。”

他問了元卿淩的情況,聽得毫無起色,眉目便更黯然。

宇文皓陪伴了一會兒就出宮回府了,回到府中,冷靜言便到了,與他在書房裏說了一會兒話。

“昨天上的摺子,皇上批複下來了,刑部那邊老四的人都被調離,皇上心裏還是有數的,不過,這事要辦也得慢慢地辦,不可能一下子把老四的人打沉,這樣也傷筋動骨。”

“本王明白。”宇文皓靜靜地道,如今他倒不是太著急這些事情了。

“還有,安王妃那邊,聽說情況也不大好,摔下來的時候傷了頭部,傷口一直反複不見好,尤其一直在路上,沒有好的大夫,也比較麻煩。”冷靜言繼續道。

宇文皓看著他,“你一直派人打探著”

“是皇上安排人送去的,所以每日有人飛信回來。”

“沿路州府也有名醫大夫,為何不停駐治療”

“治過,但是,也不知道是一直趕路還是其他緣故,總之報回來的信裏說傷口至今不見好。”

宇文皓道:“擔待你多盯著點兒,有什麽訊息回來馬上告訴我。”

“行,你放心,好好在府中陪伴太子妃。”冷靜言起身走了。

入秋了,天氣漸漸轉涼,秋風帶來了滿園秋色,院子裏的黃葉如薄金般飄落,美不勝收。

宇文皓心裏從沒試過這麽孤獨,像太上皇那樣坐在石階上看著院子門口,看著被吹落的葉子在地上打轉,隻恨不得這樣的日子早些結束。

他現在每天最大的期待,就是包子回來跟他說說話,他聽得最震驚的是包子回來告訴他,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的老元,被冰封住,隻能透過一個透明的盒子往裏頭看,瞧得不大真切,但是長得很漂亮,和這裏的媽媽也很相似。

他也好想去看看啊,他從不知道這個世界外麵還有一個世界,以前總覺得自己見識廣,現在才知道眼光甚至還不如自己那三歲不到的兒子。年,且嚴詞警告,若再發現結黨營私便立刻罷黜。至於汝側妃找冷狼門刺殺太子妃一事,無證據顯示是事實,不予追究,但是卻對安王一頓嗬斥,說他罔顧手足之情,且手伸得太長,刑部和京兆府的事情都不是他該管的,讓他往後老實點。明元帝這話一下,安王的心思就等同是昭然若揭了,一時誰也不敢為他說話。之後是麻風症一事,明元帝下旨,著惠民署的大夫與太子妃一同上麻風山,用新方子治療病人,若有進展,則方子公告天下。至此,元卿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