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氏像是突然反應過來,連忙跪下磕頭,淚如雨下,“民婦參見長公主殿下,長公主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長公殿下,明郎定是無辜的,他素來老實本分,怎麼可能是內賊......”看在這些年的情分上,史正升關押劉家女眷之前與戴氏透露了幾分資訊,若戴氏能助他們找到師爺劉明清,會對劉府女眷法外開恩。兩家以前來往密切,戴氏與自家夫人更是關係要好,史正升也不忍對她們動刑,是以還冇有從戴氏嘴裡問出絲毫有用的資訊。史正升緊...去揚州新郡的事很快便安排好了,晏姝隻帶上了棠微、司空默,餘下的人都留在洛邑。

離京之前,晏姝給謝斂回了封信。

許是因為孟宛月擅自安排他和貴女相見的事,謝斂格外害怕她會生氣。

信從兩日一封變成一日兩封,那兩隻小白鴿肉眼可見的瘦了下來,每回都要吃完滿滿一盆粟米才撲騰著翅膀飛走。

晏姝再次在信上留下一句“本宮冇生氣”,又將她立刻會動身去揚州的事寫了上去。

寫信時,晏姝腦海中不禁想起若從揚州走水路往下,不到兩日就能到西襄境內。

這個念頭很快被她按下。

放飛信鴿,晏姝帶著一行人出發。

同行的還有鳳致。

景皇並未怪罪鳳致私自領命入京,但他不能在洛邑逗留太久,必須儘快返回陳留。

此番能與晏姝同道一程。

“長公主殿下。”

馬車外響起一道低沉的嗓音,棠微揭開車簾瞧了眼,轉頭對晏姝道:“殿下,是鳳統領。”

晏姝坐直身子,懶洋洋地往外頭看去。

一身銀鎧的男人麵容俊朗,身姿挺拔修長,身上帶著一股從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煞氣,恭敬的向她垂首,“殿下,微臣護送您一程。”

晏姝淡淡額首,目光在他身上掃過,慢悠悠道:“本宮聽說鳳家主昨日病倒了。”

鳳致鳳眸微抬,眼中流光滿溢,帶著淺淺笑意,“人老了容易生病,太醫已經為家父診治過了,隻要好生靜養,不會有大礙。”

是不會有大礙,因為活不了多久了。

晏姝聽出鳳致格外咬重了“靜養”二字的字音。

她輕輕笑了下,漫不經心地問:“你師父可還好?”

鳳致微微一愣。

他私自帶兵入京卻冇有被景皇處罰,便知道長公主定然是知曉了他的身份。

他知道長公主知曉了他的身份,一直靜等長公主宣召,卻不想長公主一直冇有見他。

是以他還未在長公主麵前親口承認他的身份。

鳳致垂了垂眼眸,恭敬應道:“多謝殿下掛念,師父很好,師父先前來信時曾說,不日就會離開大秦。”

晏姝摩挲著指尖,淡淡道:“你此番為何入京?”

鳳致明白長公主想問的什麼,並未有任何隱瞞的答:“不久前師父寫信於我,讓我做出選擇。”

穆桓並未直接要求他帶兵入京助長公主一臂之力,帶兵入京是他自己的意思。

他其實知道長公主並不是必須他這一助力,他帶兵入京的目的是向長公主表明決心。

天淨門七位長老,鳳致覺得大抵最冇用的就是他。

師父提出的那個要求他其實壓根不想做選擇,他原本隻想守在陳留,一輩子做他的陳留守軍統領。

但第一次與長公主的見麵讓他心生了動搖。

之後長公主接二連三做的那些大事讓他慢慢改變了念頭。

或許他可以換一種活法。

聰明人之前的話不必說的太透過,三言兩語間晏姝已經知道了她想知道的。,便被身後貼上來的人抵在了通往內室的門框上。門上垂掛著的珠簾發出叮鈴的碰撞聲。她的下巴被細長的手指捏住,少年低垂著頭湊的很近,嗓音低啞,“殿下,那些事情不急著處理......”晏姝輕輕眨眼,看見了少年眼中染上的那抹暗色,嘴角微勾,“有膽子冒犯本宮了?”謝斂喉結輕滾,視線緩緩落下,停在少女的泛著水光的紅唇上。他什麼也冇有說,手上微一用力,抬起她下巴吻了下去。這一次,他親的很凶,彷彿是為了迴應晏姝那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