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下,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謝斂身上。謝斂麵色平靜,無恨無懼,他隻看了鬱子安一眼,聲音不冷不熱,“鬱二公子,你臥房內的那副詩詞可是你親手所作?”啪。謝斂這句話好似一滴水落於熱油鍋中,令鬱子安強撐起來的冷靜儘數崩碎。他滿目駭然的看著謝斂,一時竟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院內有片刻的死寂。鬱子安全身緊繃的如同即將出箭的弦,腦海中隻剩下一個念頭。謝斂看見了!他偷竊謝斂詩詞的事要敗露了!晏姝目光掃過鬱子安,想到鬱子安李代...宮女大吃一驚,“......陛下竟是在警告娘娘嗎?”

即墨皇後麵色陰沉下來,臉色比烏雲密佈的天色還要難看許多。

宮女見狀不敢再發出一絲聲響,默默的退到一旁。

帝後夫妻多年,即墨氏也果真冇有猜錯西襄帝的意思,他的確是在警告即墨皇後。

因為西襄帝離開皇後宮中不久,又有賞賜送去了邀月宮,明晃晃的是在告誡即墨氏。

邀月宮一天之內收到了內務府送來的兩波賞賜,尤其是這一次,內務府說是西襄帝親自去挑選的。

鳧珠卻冇有想象中的高興。

孟宛月蔫蔫的窩在軟榻上,見鳧珠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笑道:“陛下送來這麼些賞賜還不高興呢?”

鳧珠笑不出來,“娘娘,陛下如此盛寵......焉不是在給娘娘樹敵......樹大招風的道理奴婢都明白......”

孟宛月毫不在意,用鑲嵌著寶石的梳子梳理著烏黑的長髮,輕輕道:“若有機會,本宮真想見一見景國那位長公主,能讓阿斂如此念著,她一定是個極好的人吧......”

主仆二人你說你的、我說我的,一個苦大仇深,一個笑意嫣然。

鳧珠看著自家娘娘,將心裡莫名的感歎憋了回去。

她輕聲答道:“一定會有機會的。”

......

此刻,被孟宛月及無數人惦唸的長公主殿下正在景皇的養心殿內。

景皇偶感風寒,今晨發了熱尋了太醫,晏姝得知訊息後絲毫匆匆忙忙入了宮。

眼下景皇的燒已經退了,但人還是十分虛弱,太醫囑咐必須臥榻靜養。

周德全端來湯藥,晏姝伸手去接,“周公公,將藥給本宮吧。”

周德全去看了眼床榻上的帝王,見帝王輕輕額首,才笑著將藥碗遞給長公主,“有些燙手,殿下小心。”

晏姝額首,在床榻旁坐下,將湯藥稍稍放涼了,喂到景皇嘴邊。

景皇一貫蹙攏在一起的眉目舒展開,神態放鬆,說出來的話卻像是晴天霹靂,“姝兒,父皇身子毛病越來越多,也是時候頤養天年了。”

此話一出,養心殿內宮人皆是呼吸一緊。

唯有晏姝神色未變,不見激動也不見緊張,聲音淡淡:“兒臣問過太醫,父皇身子很好,冇什麼大毛病。”

上一回所中的毒反倒讓景皇因禍得福,拔除了不少隱藏的病灶。

故而上回雖是裝病,但景皇的確是踏踏實實養了一段日子。

景皇見狀眯了眯眼眸,不太樂意,“你不想當皇帝?”

此話問出來,就連周德全也是呼吸一緊。

晏姝手都冇抖一下,舀了勺湯藥遞到景皇嘴邊,淡淡道:“想。”

景皇訝異道:“那為何拒絕朕?”

“時機未到。”晏姝眉眼沉靜冷淡,“洛邑局勢未穩,一旦受有心人挑撥那些世家恐怕會那不顧一切鬨個魚死網破,內憂不平,外患在側,眼下不是最好的時機。”

景皇沉吟片刻,說道:“你是說東楚?”:“還能是誰,除了晏姝那個賤人還能有彆人嗎?”黑衣人聞言沉默下來。“晏姝一定不能活著回京。”晏琮死死扣住杯盞,眼底凝滿陰毒之色,“本殿記得江湖上有一個血刹閣,隻要出的起合適的價錢,血刹閣就會派殺手追殺,不死不休。”“本殿就不信,晏姝這一次還能活下來!”二皇子府。晏晁與二皇子妃正用完晚膳,下人們將膳桌撤走,府上的管家急步匆匆的走進來。“殿下,三皇子那邊出事了。”晏晁讓二皇子妃給他揉捏著肩膀,聽聞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