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新婚之夜

,手起刀落,利落挖走的腎,還沿著顧瑾的心口劃下長長一道口子,鮮噴湧而出。著離開的背影,顧瑾心裏充滿絕。鮮大量從中流逝,麻醉藥褪去,疼痛如水般湧上來。用盡全的力氣爬到手室門口,拍著門,「有沒有人?有沒有人來救我?」生命征越來越弱,漸漸的連話都說不出。也不知是不是錯覺,走廊裡一個影,逆著朝走來……那模糊修長的影,在影裡似乎是一把將從地下攏起,聲音繃而低沉:「顧瑾,你堅持一下,我馬上給你找最好的醫生……...顧瑾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被老公和妹妹聯手摘掉腎。

……

初夏的傍晚,大雨滂沱而至。

顧瑾被著在角落裏,仰頭看著麵前喝了酒的丈夫,眉目之間全是恐懼。

「顧瑾……你要怪就怪顧珠吧!花了五十萬要買你的腎給小甜做手。」

糙的麻繩著臉龐而過,顧瑾滿臉錯愕。

買的腎?

妹妹顧珠的兒得了尿毒癥,顧瑾一直是知道的,可不是說已經找到匹配的腎源了嗎?

什麼買的腎?

「趙勇,我嫁給你十幾年,為了你起早貪黑,為了這個家殫竭慮。顧珠給你五十萬!你就要把我賣了?」

「五十萬都夠我娶好幾個老婆了!再說了,你一個腎又不會怎麼樣。」

一劑麻醉針注進顧瑾裡,漸漸失去力氣,渾冰冷的厲害。

縱使趙勇不,可是十餘年的共枕,他怎麼能如此狠心。

顧瑾努力睜大雙眼,恨不得從這個無的男人上瞪出窟窿來。

可失力層層湧上來,眼皮終究還是無力的合上……

「顧瑾!你還不知道吧!五十萬買的不是你的腎,我要的是你的命!」

手臺無影燈下,顧珠臉上掛著狠森然的笑容,狠森然。

顧瑾如遭雷擊,怎麼也無法相信,一母同胞的妹妹,奪走的人生,拿掉的腎還不夠。

竟然還要殺死……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們不是脈相連嗎?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你就不怕報應嗎?」

「脈相連又怎樣!你擋了我的路,我就要你死,至於報應,我可不怕。」

說完顧珠拿起手刀,手起刀落,利落挖走的腎,還沿著顧瑾的心口劃下長長一道口子,鮮噴湧而出。

著離開的背影,顧瑾心裏充滿絕。

鮮大量從中流逝,麻醉藥褪去,疼痛如水般湧上來。

用盡全的力氣爬到手室門口,拍著門,「有沒有人?有沒有人來救我?」

生命征越來越弱,漸漸的連話都說不出。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走廊裡一個影,逆著朝走來……

那模糊修長的影,在影裡似乎是一把將從地下攏起,聲音繃而低沉:「顧瑾,你堅持一下,我馬上給你找最好的醫生……」

他的聲音有點悉,可顧瑾已經想不起來,是在哪聽過。

隻覺得視線越來越模糊,嚨裡噴出一口鮮,的視線隻停留在一截白襯衫上,而那口鮮正好噴灑在那白襯衫上,猩紅一片。

心跳停止,世界剩下一片空白。

「顧瑾,你不許死。」耳邊還殘留著男人急促的聲音。

……

顧瑾再有意識時,隻覺得頭疼裂,像是麻醉藥醒後的那種脹痛。

沒有死嗎?

這又是哪裏?

手下意識撐起,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況,卻到一個有力的手臂。

下一秒,雙手被人扣住,眼前天旋地轉,被一個男人到了下麵。森然。顧瑾如遭雷擊,怎麼也無法相信,一母同胞的妹妹,奪走的人生,拿掉的腎還不夠。竟然還要殺死……「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們不是脈相連嗎?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你就不怕報應嗎?」「脈相連又怎樣!你擋了我的路,我就要你死,至於報應,我可不怕。」說完顧珠拿起手刀,手起刀落,利落挖走的腎,還沿著顧瑾的心口劃下長長一道口子,鮮噴湧而出。著離開的背影,顧瑾心裏充滿絕。鮮大量從中流逝,麻醉藥褪去,疼痛如水般湧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