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 章 殺母之仇豈可委身

計,弄得整個家族顏麵掃地,這糟糕的感覺讓蕭重景出離憤怒,甚至起了殺心。他站起身,一步步走到陸一通麵前。足尖挑起地上的長劍,他正要動手。蕭沁棠忽然撲了過來,大喊著不要,張開手臂擋在了陸一通麵前。“滾。”蕭重景陰沉沉地盯著陸一通,從喉嚨裡發出聲音。“不!我不許你殺他!”蕭沁棠死死護著陸一通,倔強地對蕭重景道:“你要殺就先殺我吧,反正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你以為我不敢殺你?”“那你就殺!”蕭沁棠說著,...第382章殺母之仇豈可委身

“我……”

“我什麼我!”

看著趙老太心虛的樣子,蕭沁棠用力,直接將她摔到一邊。

然後啪地甩開鞭子,她邊抽邊罵,“哼,老東西!你既然有心情跑回祖宅去打麻將,就分明早認定了陸一通冇有危險。

在你心中,陸一通隻是去討好花家而已。

你巴巴地跑回祖宅,隻是因為冇辦法麵對我派來催促的人!你冇辦法跟我解釋,你兒子陸一通他不去給我哥和我娘送葬,反而去參加花刈臣葬禮的事實!

嗬,隻是你冇想到吧!

你兒子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出的餿主意不僅冇能討好鎮國公府,反而惹怒陛下罷了他的官,還被花威威找上門來廢了他的手!”

“你……”

趙老太被蕭沁棠逼入死角。

劈頭蓋臉的鞭子抽在她身上又辣又疼,卻始終也壓不住她心底的震撼。

冇想到蕭沁棠忽然間變得聰明,竟然把一切都猜出來了來,她手抖心慌無法再繼續狡辯,隻能強裝著一副被冤枉的樣子,抱著頭躲著蕭沁棠的鞭子,百口莫辯地無力質問:“沁棠,你怎麼能這麼想,怎麼能這麼想……”

“我怎麼不能這麼想!”

啪啪用鞭子狠狠地又抽了趙老太兩下,蕭沁棠冷笑,“老東西,彆裝了!以前我被你唬住,那是因為我不敢往這方麵想。

我不敢相信,這世間竟然有你兒子那麼卑鄙無恥的賤人!

但既然花威威已經親口告訴了我真相,你現在再想哄我,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說著,狠狠又抽了趙老太一鞭。

看著趙老太抱頭哆嗦的樣子,她嗤笑一聲,有些感慨地搖了搖頭,“小時候,大嫂曾經教過我,說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說蒼天有眼不可作惡,那時候我不信。我覺得那是弱者自娛自樂自我安慰。

嗬,但現在想想,你兒子為了討好鎮國公府害死了我哥和我娘。

可鎮國公府非但冇有被你兒子討好,還反過來毀了你兒子的官職,廢了你兒子的手指……

今夜你兒子為了報仇抓住了花威威。

可花威威非但冇有被你兒子怎麼樣,反而還告訴了我你兒子害死我哥和我孃的真相……”

“哈,哈哈哈……”

笑著抬頭看了眼頭頂西斜即將落山的月亮,和月亮對麵,東方將曉的天空,蕭沁棠垂眸看向趙老太,收起笑容道:“這怎麼不算是天道好輪迴呢?”

“這……”

抬頭也看了眼無邊無際罩在頭頂的天空,趙老太心中升起一陣恐懼。

跪著忙抓住蕭沁棠的衣襬,她慌張求饒,“沁棠,是娘錯了,是娘錯了……之前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娘錯了……你彆跟娘一般見識,也彆跟一通一般見識,好不好……

一通現在改了,他不會再做那些事情了!

你們倆好好過日子,從此以後,你要是還願意見我,我給你當牛做馬地伺候你!我洗衣做飯,肯定一心一意地幫你帶著囡囡!

當然,你要是不想見我,也行……

我回祖宅去!隻要你肯跟一通好好地過日子,我大不了回祖宅去,我再也不在你麵前礙眼了還不行嗎?”

“哼,果然是他!”

聽見趙老太終於認了,蕭沁棠心中一震,眼淚瞬間落下。

咬著牙將趙老太打暈過去鎖進柴房,她收回鞭子,說了句“殺母之仇豈可委身”之後,便牽馬走出陸家,飛身上馬,殺氣騰騰直奔蕭家而去……

書香弄拐角處。

見蕭沁棠終於騎馬離開去找陸一通算賬,花威威立刻返身回到了陸家。

砸開門鎖,在柴房裡找到了趙老太,從趙老太懷中拿回了自己的銀票之後,他抬頭看了眼天色。

見天色破曉,城門將開,他轉身正要離去。

但路過陸一通拉夜香的板車,又揪起自己的衣襟聞了聞味道,他頓住腳步,覺得就這麼放過陸一通也太便宜了點。

為了給陸一通一點教訓,也為了讓京城裡更亂一點方便自己逃跑,花威威從廚房裡找出油來,在陸家前院亂七八糟地潑了一通。又從燈籠中取出蠟燭,他後退兩步,遠遠地往被油潑著的地方一扔……

“轟!”

燭火順著油跡,瞬間在前院鋪開。

順著木質的房屋,很快便向著後院蔓延……

後院裡,抱月正收拾東西。

忽然聞見什麼東西燃燒的味道,她嗅了嗅鼻子,伸長脖子望向窗外。

見窗外前院似乎有火光和黑煙在一陣陣升騰,她嚇了一跳。

“來人啊,救命啊,著火了!”

忙大喊著救火,她迅速將收拾好的包裹往自己身上一係。

然後抱起搖籃裡的囡囡,她急手急腳地打開一旁的茶壺。用帕子浸入茶壺往自己的頭上和身上捏了些水,她用濕帕蓋住囡囡的口鼻。趁著火勢還冇燒大,她咬了咬牙,躬身護著囡囡便向著外麵前院衝去……

“誰!”

前院裡,聽見後院的呼喊,花威威皺了皺眉,舉起了自己從廚房裡找到的菜刀。

見一個身量纖細的姑娘從火光中衝出,他咬了咬牙舉起菜刀正要動手。

這時候,哇地一聲,小囡囡被濃煙嗆地大哭。

“閉嘴!”

冇想到抱月懷裡還有一個娃娃,花威威被嚇了一跳。

忙用手捂住小囡囡的嘴巴,他用菜刀抵住抱月的脖頸威脅,“閉嘴,敢說一句話,我殺了你!”

“嗯。”

抱緊囡囡,抱月閉著嘴連忙點頭。

但小囡囡卻聽不懂威脅,她隻知道自己被吵醒難受,隻知道自己被嗆的難受,隻知道自己被臭烘烘的手捂住口鼻難受。

所以蹬著腿,張大嘴,她仰著頭不知死活地繼續哇哇大哭。

“閉嘴閉嘴噓噓噓!”

花威威被吵的心煩。

怕小囡囡的哭聲暴露自己,他手足無措地勸了一會兒。

見小囡囡張著嘴巴蹬著腿死不聽勸,最終他舉起菜刀,陰著臉咬牙威脅,“小東西,再敢哭一聲試試!信不信小爺我宰了你餵魚……”動我女兒!”“好。等到了晚上,你偷偷把錢拿給你兒子,就說這是你全部的積蓄。讓他拿著錢去找那些債主,用錢求他們,到你家,直接把那賭鬼的腿打斷。那些人做這種事有經驗,又是債主,出不了事兒。”“啊?”萬嬤嬤嚇了一大跳。但細想想,也許隻有這樣才能徹底擺脫那個賭鬼。於是她點了點頭,“我,我聽您的。”“聽我的就好。”阮雲羅鼓勵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這一切,如果冇有意外,你和兩個孩子一定能擺脫那個賭鬼。但如果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