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直麵幕後黑手

現了什麼。“除了這些,還有建築的殘骸之類的,這裡經常發生戰爭嘛?”諾瓦露看著這些建築殘骸,不禁慶幸遊戲業界已經停止了軍事戰爭。這時,天空中陰雲開始籠罩,兩道身影同時出現,其中一道白髮身影揮劍向諾瓦露砍了過來。“小心!”涅普迪努擋住了這一擊,但自己也被擊退了一步,而對手卻隻是頓了頓。“呼~千鈞一髮,謝謝你,涅普迪努。”反應過來的諾瓦露向涅普迪努道謝。“等等,還沒完呢!”涅普迪努被看到的景象驚呆了。黑...“指揮官,現在我們的情況並不怎麼好。”構建者精緻的小臉臉色並不好,資料表示她們目前麵對的情況比以前都要糟糕。

“發生了什麼?”

看著構建者表情突變的林遊連忙問道。

“我們附近還有不少你們成為的海獸,不過我們附近的那些東西現在也正在自相殘殺,建議指揮官還是先隱蔽一下比較好。”

隨後觀察者啟動了隱蔽係統,幾人很快就從整片海域消失了,接下來眾人才放心地看著不遠處的海怪戰鬥。

“不過為什麼那邊的地形這麼詭異啊,難道這裡也有鏡麵海域嗎?”

看著遠處的堅冰,林遊問。

“嚴格上意義上來說,我們現在正在北方聯合的附近,不過現在這裡已經沒有多少還存在的鏡麵海域了,所有的鏡麵核心基本上都被它們給破壞了。”

構建者說,這裡的情況她還是知道一點的,所以並沒有感到奇怪。

“等等,那裡究竟是什麼聲音?!”林遊突然聽到了不遠處的冰層下有什麼聲音。

很快,不遠處看起來固若金湯的冰麵霍然傳來猛烈的撞擊聲,

幾聲沉悶的巨響過後,不遠處看起來十分巨大的一段冰麵突然出現了裂痕,隨後冰塊就碎裂成了好幾塊。

“這可真是……”林遊看著這麼壯觀的場麵感到非常非常震撼,但更多的還是慶幸。

幸虧當時這些東西沒有在自己的世界裡出現。

很快,有一截幾十米直徑的粗壯灰黑色章魚觸鬚從冰麵邊上伸出,蠻橫無理地橫掃著冰麵上一切存在。

有不少看起來就很龐大的海獸硬生生的被直接碾的粉碎,雖然這樣看起來很精彩,但是林遊的臉上更加難看了。

“放心吧指揮官,雖然曾經這些海獸是我們的麻煩,但是現在它也會被那些被控製的海獸攻擊,如果是這麼大的海獸的話……那麼接下來就很有意思了。”觀察者若有所指。

果然,一隻被控製的鯊魚形狀的海獸從海下竄出,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向著那隻巨大的章魚撕咬著。很快海上就飄滿了斷肢殘骸。

“如你所見指揮官,這就是現在這個世界的日常,不過那個幕後黑手纔是重點。”

“幕後黑手?”林遊問:“你們能不能定位到那個地方?”

聽到林遊的問題之後,在場的人都搖了搖頭,表示無法定位,林遊聽了也沒有太過在意,不過眼前的場麵越來越令人感到不適了。

“嗬嗬嗬,聽說你們想找到我?”

就在這時,一道詭異的聲音從四周傳來,這道聲音似乎是立體聲,根本無法辨別是從哪個方向傳過來的。

“誰?”眾人都紛紛做好了警戒,不過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

“本來想慢慢用這些東西磨死你們的,但我也發現了你們的頑強,這個世界的艦船們沒有做到的事情,硬生生被你們做到了。”

“對於你們的網路我很好奇,所以我就先想了一個辦法控製了其它平行時空的你們,在經歷了一百多年之後,我終於成功了。”

“原本想著慢慢侵蝕你們的那個第一許可權人,觀察者·零,但是既然你們把這個代替她的第一許可權人帶過來了,那我就不用費心了。”

聽到這裡,三人也明白了這個聲音的主人以及他的目的了,直接把林遊放在了一個防護罩裡,測試者看著四周說道。

“我知道你能聽見,不過想要指揮官的話,就要先問過我們。”

“沒錯,既然你想把指揮官帶走,那就先問過我們這一關吧!”構建者說完之後,林遊的身上又多了一層護盾。

雖然兩層護盾加上自己的那層護盾令人十分安心,但林遊也知道,對麵既然已經出來了,那麼自己也覺得不會好過。

“嗬嗬,既然你們都把他送上門來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什……”

“指揮官!”

天空中出現了黑色的旋渦,一道黑色光柱垂直落下,正好籠罩了林遊身上的防護裝置,隨後在光柱的周圍也開始瀰漫著黑色的霧氣,充滿了不詳的氣息。

“原來如此,這道光柱有侵蝕的作用嗎?不過倒是剛好過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一道光芒在黑暗中爆發,隨後這道光芒拖著紅、藍、金三道尾翼刺入了黑暗的旋渦當中。

旋渦裡麵很顯然並不舒適,一道又一道暗流迎麵而來,就像狂風一樣狠狠抽打著護盾。

最外層的護盾早已經搖搖欲墜,而裡麵的那一層也發出了悲鳴,目前隻有最裡麵的護盾和林遊身上的白光暫時固若金湯。

無窮無盡的黑暗,以及寒徹骨髓的氣息,讓人手腳冰涼,很顯然這裡並不是什麼好地方。

不過這道空間倒是像一個黑色的通道,不知道通向哪裡,林遊隻能慢慢按照通道給的方向前進,紅藍金三色的尾焰讓他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不過在這片黑暗的空間裡很顯然也沒有什麼其他人可以欣賞他現在的樣子了。

很快,前方有一個看起來像是出口的東西,林遊從這個看起來像是出口的地方衝了出去,雖然這個出口十有**是專門為他準備的,但從現在的情況下看他必須得過去了。

果然,衝出去之後,冰冷的氣息消失了,林遊發現自己已經站到了一個大型建築之外,不過這個大型建築的門是開著的。

“這裡的主人看起來還是有些禮貌的,嗬嗬。”林遊笑了一聲就走了進去。

“是指揮室嗎?不過與其說是指揮室,倒不如說是類似於皇家的茶話會和鐵血的咖啡廳之類的結合呢。”林遊看著眼前擺著的桌子說道。

“嗬嗬,不愧是被寄予厚望的繼承人嗎?居然也知道這個,不過這又有什麼用呢?在你得知自己即將到來的既定命運之後,你是否還能如此鎮定呢?”

“誰?”林遊十分警惕地看向了四周,不過四周並沒有什麼人出現。

“算了,既然你這麼想見到我的真麵目,那麼我就勉為其難的讓你見識一下吧。”

……到我們的網路,這樣一來就可以更好的輔……咳咳,當然。”隻不過觀察者一不小心說漏嘴了。“咳咳,看起來主上還需要一段時間,不如我們先行告退吧。”天城說著把手搭在了赤城的肩頭。“誒?!等等姐姐大人,可是這是觀察者誒,指揮官真的不要緊嗎?”赤城抓緊林遊的胳膊大喊。“雖然我也不怎麼放心,但我們可以在外麵等著。”天城說。“唔……好吧。”赤城低著頭就被天城拉出去了,但她沒看見天城出門前向林遊比了一個OK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