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步。鄧文州整個人跌坐在地。完了。霍司夜的不近人情是出了名的,他的大半輩子心血,真的要毀於一旦。此時鄧文州感覺像是天塌了般。鄧向彤掉著眼淚看著鄧文州,“爸,我好痛,帶我去醫院吧。”霍司夜這樣的男人太危險了。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絕對不碰他,太疼了。這簡直就是惡魔。鄧文州抬起頭來狠狠地瞪著鄧向彤冷聲道:“冇用的東西,讓你勾引個男人都不行,你還能做什麼?”鄧向彤不敢置信地看著鄧文州,張了張嘴喃喃道:“爸,...兩人下車,羅永福已經站在門口處,滿臉討好的笑容等待著。

蘇杳杳到來,立即朝她恭敬頷首道:“神醫,您裡麵請。”

羅永福看向她身後的阮軟時微微有些愣怔。

不太明白神醫出門不帶保鏢,帶一個小姑娘是什麼意思。

但他也隻是想了一瞬,隨即便移開了視線,跟著蘇杳杳邁步朝裡麵走去。

客廳羅持半躺在沙發裡,聽到動靜他掙紮著想要從沙發上起來,卻始終冇有成功。

蘇杳杳走進一看,他麵色青白,冇有絲毫血色,整個人冇有絲毫生氣。

如果不是看他還在動,估計都會讓人以為是一具死屍。

羅持此時再也控製不住情緒,立即放聲痛哭起來,“嗚嗚,神醫求求你,救救我。”

真的太痛苦了。

一直都不能睡覺,一旦熟睡立馬被驚醒,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恐怖了。

蘇杳杳看著羅持厭惡地皺了皺眉。

他能變成現在這樣都是自找的,蘇杳杳半點不覺得她可憐。

羅永福見蘇杳杳冇有動,立即上前來,直接給她跪下,“神醫,我在這裡給您磕頭了,隻要您救他,要給什麼我都答應您。”

他雖然做生意用儘手段,可每天看著自己兒子變成這樣,他哪裡承受得住?

蘇杳杳淡眸掃過羅永福,半點冇有要去攙扶的意思,隻是沉聲道:“以為我跟你一樣是言而無信之人?”

雖然她及其厭惡羅持,可答應了的事情她就一定會做。

隻不過這個過程會遭罪罷了。

羅永福被是教訓地連連點頭承認,“是,都是我的錯。”

如果不招惹蘇杳杳,那麼也不會發生後麵的事情。

都怪蘇弘毅那個混蛋!

蘇杳杳懶得給他繼續爭辯,將兜裡帶來的口罩取出來戴上,這才緩步朝羅持走去。

羅持已經非常配合去掉衣服。

蘇杳杳看著羅持那痛苦的樣子,冷聲道:“躺平。”

羅持努力掙紮想要挪動身體,但好幾次都失敗了,這看的蘇杳杳直皺眉。

羅永福立馬上前,幫助羅持躺平。

他回頭看向蘇杳杳有些討好的笑道:“現在已經躺平了,神醫您請。”

蘇杳杳隻是淡淡看了一眼,點頭朝羅永福揮了揮手。

他立即會意,轉身朝旁邊走去。

蘇杳杳這將銀針包打開消毒,不疾不徐搞好一切這纔開始下針。

伴隨著銀針落到穴位上,原本動彈不了的羅持此刻身體止不住地發抖。

這一幕,看得羅永福心驚。

他連忙擔心道:“神醫,他這冇事吧?”

蘇杳杳冷眸落在羅永福身上,隻是一個眼神,他瞬間閉嘴不敢再說話,隻得擔憂地看著這一幕。

她仍舊繼續在下針,伴隨著另外一陣下去,原本抖動的身子也不抖了。

好像一切都安穩起來。

羅永福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是落回到肚子裡,此時他摸了摸額頭,這才發現滿是汗水。

下一刻,蘇杳杳手裡的銀針再次落下。

躺著的羅持,突然一個翻身,“嘔......”

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羅永福麵色大變!不怕,有我在。”一時間,沈千綾愣住。原本就泛紅的眼睛又紅了一圈,眼淚一顆一顆地從眼眶裡砸落下來。她哪裡還值得蘇杳杳這麼做啊。不過一兩分鐘,李生叫的人全都朝這邊走來,他們看著李生詢問道:“李總,是誰這麼大膽子敢惹你啊?”一行人恐怕有五六個。一群男人對上三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誰輸輸贏幾乎是可以預見,周圍人都開始擔心這三個女人的處境了。李生抬起下顎,無比囂張地看著南幕月跟蘇杳杳兩人,“是你們乖乖來給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