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甘之如飴

!”語氣中帶著絲毫不耐煩與氣憤。淩逸城一笑,看向眾人,其他人也沒有反對。所以殷素便做了莊,隻可惜,玩了一盤,入不敷出,殷素的錢花完了。殷素瞬時間如泄了氣的皮球,看了看身上沒有多少值錢的東西,然後突然想到什麽似的,有些小興奮的說道:“我沒有錢了,不過能不能賭一些其他東西?比如權利,或者是承諾什麽的?”此話一出,眾人眨眨眼,貌似這東西對他們沒有用,但是淩炎倒是想到了另一個東西。“殷郡主,本宮願與你賭另...第二天,他們就去看望了花影兒,那時花影兒剛生完孩子沒有多久。小家夥待在嬰兒床上一聲不響,怎麽撓手心都叫不醒。而每次一醒就咿呀咿呀的抱怨著不滿,這時東裏賀就任勞任怨的幫他換著尿不濕,換完尿不濕,小家夥就要吃奶了。

父母忙的要手忙腳亂,小家夥就自由自在的想吃吃,想睡睡,想哭哭。

在回家的路上,正在開車的尊君突然對她說了一句話,“我們再生一個吧。”

知道他是被小家夥刺激到了,雖然她看著那小家夥的時候也有這種想法,但想起孩子的磨人勁,還是用著商量的口氣說道:“小孩子太鬧心了。”

“我帶過念夙,不鬧心。”

“……說不定這個很鬧心呢?”

“甘之如飴。”

……

在現代的日子清婉過的很舒爽,沒有等級森嚴,人人是平等的。不像在天庭,如果你不是仙身,不管你多麽努力,你都不能成為上仙,上神,永遠隻能個小仙或散仙。而在這裏,你可以通過努力飛上枝頭,實現自己。

尊君在這現代更是過的如魚得水,清婉賺錢一向是四平八穩,不求大錢。但在兩年後,尊君竟然買下了s市最豪華地段的一座別墅。清婉此刻才知道尊君真的是嫌棄她的公寓,而他是真的有能力有更好的住所。

清婉來到那別墅時,帶著不安的心情,她怕出現第二個天極宮。不過還好,別墅是歐式的。按照尊君的說法就是每種風格嚐試一遍,果然是有錢任性。

而他們的小家夥也出生了,是個女孩,特別能鬧,有一點不順心就哭,倒真是應了清婉的話。清婉用眼角瞥了眼尊君,卻見他臉上沒有一點不耐煩。

她問:“你真的不覺得她鬧?”

“……比你好點。”尊君回道。

清婉立馬不高興了,她怎麽能鬧了!她不就是偶爾嬌慣了點,偶爾任性了點,偶爾神經一下而已!再說這一切不就都是他慣的!

而這天下午,小公主哭鬧都是由傭人負責,而尊君則是哄著家裏的大公主。平日裏尊君對於照顧孩子都是親力親為,也隻有這種時候,傭人的作用才體現出來了。

影兒的兒子此時也有兩歲多了,討人喜歡的性子從小就看的出來。一口一個阿姨那就一個親,還時不時撒個嬌賣個萌,討清婉歡心的不得了,就連尊君碰到這小家夥都有些無可奈何。但影兒卻每次都無奈的抱怨,這孩子完全就是東裏賀那逗逼的樣子,一點都沒有她那穩重冷靜的模樣。

清婉每次在這個時候,都默默閉嘴。她和尊君,明顯就是尊君穩重,不過要是孩子像了尊君,她一定不喜歡,太悶了。還是逗逼好,逗逼歡樂多。

在孩子一百天時,他們回了天界。

念夙在天庭中趁著這段時間樹立了威嚴,看著清婉和尊君帶著一個小家夥回來,他都不知道應該表現的是開心還是不開心了。跳了兩跳,看著雪女道:“你不會也相信了吧。”雪女伸出晶瑩剔透的十個手指仔仔細細的看了看,才慢慢說道:“我信了一半,軒轅翎最多是覺得你和少天那麽親近有違男女授受不親,搶的話太過誇張,不過滿足一下其他的人美好情懷還是不錯的。”說到這裏,雪女定定的看著清婉道:“我覺得我可以模仿這凡間那些故事小說寫一個《清婉情史》,你覺得怎麽樣啊?”說到後麵雪女不自禁的笑了,對清婉擠眉弄眼。“去死!”清婉怒的瞪她一眼,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