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還不算夫妻

,真是招蜂引蝶。蕭墨蹭到殷素床前,見她臉色雖然蒼白虛弱,但眉眼間已有了精神。“小素素,我要給你好好補補!看你都瘦成這樣了!”本來的鵝蛋臉此時瘦成了瓜子臉,蕭墨滿臉心疼,說罷還想作勢上前抱住殷素。瑰芮臉色一變,剛想抬手阻止時已經有一隻手抓住了蕭墨的魔爪,“蕭墨,給我出去。”蕭九兒看著蕭墨,語氣清冷,臉色不變,眼中卻有了些陰沉。蕭墨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殷素,“小素素,他讓我出去耶,我不想出去,想多看看你...回去後本來就沒有交際了,雖然不知道東裏賀出於什麽心理,從不說清婉的事情。而他也就很有默契的沉默了。這一次東裏賀又來找他,用五千年的靈力換他將他們送回21世紀,想必花影兒不受青帝的喜愛,在東方的日子難過。他那時就缺靈力,自然答應了。而他也不占他便宜,給了他相同年限的靈草。

兩人也一致達成默契,不說此事,他們可不想自己的妻子天天和別人黏在一起,即便女的也不行。

在清婉越來越冷的眼神下,他隻得求饒,“等我恢複了就帶你去找他們,好嗎?別生氣了。你剛纔是怎麽回事,誰欺負你了,我做錯什麽了?”

話題很快就被尊君給轉了,清婉想起自己剛剛丟臉的行為,臉有些燒的慌,真是太丟臉了,她的老臉都要沒了。

“咳,沒什麽,剛才我演戲來著。”清婉自作鎮定的說道:“你的反應我很滿意,這件事就就此過去吧。”

尊君歎了歎氣,也不想多談剛才那傷心的事,看她剛才哭的那麽撕心裂肺,那麽傷心,他都不知道該怎麽辦。

清婉很滿意自己瞞天過海的本事,沾沾自喜中,以至於在他們去現代時忘了這件事。而尊君在去現代的第二天就明白了整句話的意思。

……

出軌事件過去了一些天,清婉纔想起來問尊君,“太一,東裏賀和影兒怎麽會來這裏?”

尊君給她解釋道:“他不叫東裏賀,他是青帝的小兒子。”

“額,那影兒是什麽身份?”

“不知道,或許就是有特殊能力的凡人。”

清婉點點頭,又問道:“那他們又為什麽要走?”

“或許過的不好吧。”尊君抱著她,心猿意馬的回道。

清婉點點頭,想著花影兒那麽強勢的性子生活在這個過分看重出身時代,定然不受人待見,也必定不順心。不過還好,她有東裏賀。

尊君手一路摩挲,就要順著衣衫摸進裏衫,但此刻清婉正煩著呢,‘啪’的一下拍掉他的手,見他委屈的表情,清婉臉一擺,義正言辭的說道:“上次婚禮半路就沒了,所以我們現在算非法同居!還不算夫妻!”

這句話導致的後果就是清婉再次經曆一次婚禮,這一次比上一次更為隆重,尊君籌辦了好多天,事事親力親為,隻為給她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他們的兩次婚禮,沒有一次是辦好的。第一次他不知道是她,草草了事,第二次卻被那魔頭破壞,如今他一定要籌劃好一切,不讓別人再來破壞他們。

婚禮異常盛大,九重天的各色人物都齊聚一堂,連不怎麽露麵的東方青帝都親自前來,而南海的女媧後人則是讓繼承人前來。

一場盛世婚禮給九重天的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清婉帶著半透明的紅珠簾,坐在他特製的水晶馬車,看著一路的人,一路的繁華盛景,心頭滿是感動。

飲至深夜,眾人才铩羽而歸,而尊君在稍微敬了一下酒後就回新房去了。上了。當安淩煙再次抱住他時,他感覺到了身體一股不尋常的燥熱開始暴動,淩逸城心底漸漸升起殺意。她騙他,他可以原諒。她迷暈他,他也可以不計較。但她卻對他下藥,讓他背叛殷素,他決不原諒!淩逸城反身一把將安淩煙毫無憐惜重重推到在地,用力一腳就將房門下半部分踹毀。夜風隨之吹來,讓他瞬間清醒不少,淩逸城又用力踹了幾腳,門如同被奧特曼打敗後的怪獸,搖搖晃晃的倒下。而淩逸城踏著殘破屍首大步流星的走出宮殿。安淩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