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威脅

,墨雨再也假裝不下去了。叩叩叩......此時,書房門被推開了,一位約莫五十歲的婦人走了進來,手裡拿著一份檔案。“大小姐,這是江助理送來的檔案。”墨雨背對著來人,怕那位婦人擔心,沒有轉,輕輕的說了句。“吳媽,放在桌上吧!”吳媽到沒有聽出什麼異常,之後便走向了書桌旁,當看到桌上的那些照片,愣了一下。“大小姐,姑爺他......”吳媽擔憂的看著墨雨。這些天,墨雨忙著自己父親的葬禮,很休息,吃的也不多,...1、威脅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漫天飛雪,寒風襲襲,墨雨一素服站在書房的落地窗前,窗外的積雪已經把草坪覆蓋,遠的泊油路也幾乎看不到痕跡。

今天,是墨雨二十四歲的生日,卻也是父親的頭七,這大抵是過得最痛心的一個生日了。

不遠的書桌上,放著一疊照片,照片裡的兩個人看上去格外的登對,男的帥氣沉穩,的溫漂亮,可這樣的照片卻深深的刺痛了墨雨的心。

墨雨看了看手機,經過這幾天,作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

墨雨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怕是一輩子都抹不去的號碼。

嘟嘟嘟......

墨雨耐心的等待著,可心裡卻張害怕,因為不知道這是不是又是一通得不到回應的電話。

“喂,哪位?”

電話裡,傳來一個人的聲音,墨雨心裡咯噔一下,但隨即,釋然一笑,這不是早就料到的嗎?

墨雨不屑和那個人說話,就這麼沉默著,電話那邊的人應該是見對方遲遲沒有回應,便把手機到了手機主人的手裡,不過墨雨還是聽到了一句讓心灰意冷的話。

“梓琛,這是誰的電話啊,你怎麼弄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備注。”

“無關要的人,沫沫,幫我去泡杯咖啡。”

電話那端,傳來了思念已久的一道聲音,可是和墨雨印象中的聲音又有些不同。

墨雨悉的一直是那種冷漠到讓人到寒冷的聲音,可此時電話裡的聲音,是從未聽過的溫。

“什麼事?”

就在墨雨分神之際,電話裡傳來了一道冷厲且有些煩躁的聲音。

聽到這一聲,墨雨冷冷一笑,原來,這個男人不是不懂溫,隻是不值得擁有。

“蕭梓琛,今晚回來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說。”

“墨雨,我們之間沒什麼可說的,有事直接找劉明宇。”

被稱作蕭梓琛的男人每個字都著一寒意和對墨雨的嫌棄,不過墨雨似乎早已習慣。

“蕭梓琛,如果不想我讓薑小姐為城人人喊打的小三,今晚五點,我要在家裡見到你。”

墨雨太清楚這個男人的肋了。

“你,你是在威脅我。”

聽得出,電話那邊的蕭梓琛很憤怒,可墨雨毫不害怕,這已經是他們這一年的相模式。

“你說是就是吧!嶽父喪禮期間,某集團總裁背著妻子與知名設計師公寓夜會,蕭梓琛,你覺得這個標題怎麼樣?哦,對了,還有,某集團總裁未出席嶽父頭七祭禮,卻與知名設計師酒店幽會,相信那些記者一定興趣。”

墨雨語氣平靜的說著,彷彿這些都與自己無關。

“夠了,墨雨,你找死。”

這些已經足夠激起蕭梓琛的怒火,如果此時墨雨就在他麵前,怕是蕭梓琛殺人的心都有了。

與蕭梓琛的憤怒不同,墨雨始終語氣平靜。

“蕭梓琛,你應該很清楚,我墨雨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當年我能讓薑沫夭離開城,今天我也能讓名譽掃地,別忘了,誰纔是你的妻子。”

“墨雨,你也別忘了你是怎麼得到這個份的,每一次你的提醒,隻會讓我覺得你惡心。”

蕭梓琛說話有多狠,就代表他對墨雨有多恨。

“怎麼辦,蕭梓琛,你再怎麼惡心,你結婚證上妻子那一欄也隻能是我墨雨的名字,你再薑沫夭,我也能分分鐘讓為恥辱的小三。蕭梓琛,我還是那句話,今晚,我要在家裡見到你,否則,明天城大小報社會收到一份彩的禮。”

說完,墨雨不給蕭梓琛說話的機會,急匆匆的掛了電話。

直到這時,墨雨才發現自己的手一直在抖。

墨雨苦一笑,隨即,鼻子一酸,眼淚傾瀉而出。

這些天,即使在收到父親去世的訊息的時候,墨雨也沒有流一滴眼淚,這七天,墨雨一直堅強的麵對所有前來悼唸的賓客,知道,在這些人麵前,眼淚是最無用的。

可現在,躲在無人看到的地方,因為剛才那一通電話,因為書桌上的這些照片,墨雨再也假裝不下去了。

叩叩叩......

此時,書房門被推開了,一位約莫五十歲的婦人走了進來,手裡拿著一份檔案。

“大小姐,這是江助理送來的檔案。”

墨雨背對著來人,怕那位婦人擔心,沒有轉,輕輕的說了句。

“吳媽,放在桌上吧!”

吳媽到沒有聽出什麼異常,之後便走向了書桌旁,當看到桌上的那些照片,愣了一下。

“大小姐,姑爺他......”

吳媽擔憂的看著墨雨。

這些天,墨雨忙著自己父親的葬禮,很休息,吃的也不多,形明顯的消瘦了很多。

“吳媽,我沒事,你先出去吧!晚上多準備點菜,梓琛會回來。”

吳媽將信將疑,他們這位姑爺可是許久沒回來吃過飯了,今天真的會回來嗎?

不過既然小姐這個吩咐,照做便是。

聽到關門聲,墨雨回頭,眼角還有未乾的眼淚,檔案袋靜靜的躺在書桌上,裡麵是什麼,墨雨很清楚,這也是今天讓蕭梓琛一定要回來的原因。

檔案袋旁邊,是一張墨雨和父親的合照,如今,也隻能通過照片緬懷父親了。

“父親,你應該會尊重我的決定的,是嗎?還是父親厲害,一早就猜到結果了,是兒傻,一直執迷不悟,不過放心,以後不會了。”

之後,墨雨把那份檔案收了起來,看了眼說上的照片,最後全都丟進了碎機裡,這兩個人做的再怎麼過分,可墨雨心裡還著這個男人。

即使自己得不到這個男人一點點的憐憫,可墨雨也不忍心讓這個男人有一點點的汙點。

墨雨看著這些照片一點點的被碎,忽然笑了。

“父親,我終於明白,真的不是一個人的遊戲。”機到了手機主人的手裡,不過墨雨還是聽到了一句讓心灰意冷的話。“梓琛,這是誰的電話啊,你怎麼弄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備注。”“無關要的人,沫沫,幫我去泡杯咖啡。”電話那端,傳來了思念已久的一道聲音,可是和墨雨印象中的聲音又有些不同。墨雨悉的一直是那種冷漠到讓人到寒冷的聲音,可此時電話裡的聲音,是從未聽過的溫。“什麼事?”就在墨雨分神之際,電話裡傳來了一道冷厲且有些煩躁的聲音。聽到這一聲,墨雨冷冷一笑,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