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兜風

倒是自己這精心打扮,花枝招展的模樣有些用力過度了。讓她有一種精緻的醜陋感。林思思將這一切都怪罪到司念身上。她想,要不是因為司念搶走了自己十八年的人生,自己或許也和她一樣,又白又漂亮。也不至於這麽費力的打扮了,還比不過她。看到司念,司父司母臉色陰沉沉的。還以為司念是找林家讓他們退婚來了。當即就沒有好臉。本來他們沒把司念送到林家而是司家,就是打算讓司念和女兒訂婚的男人趕緊結婚,這樣司念就是已婚人士,不...本來不太想去公司的,但現在自己好像是不去都不行了。

周越深有些無奈,但也知道司念是個美食愛好者,從老家帶迴野山菌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

隻是沒想到會讓陳浩然誤食了。

不過隻要不是毒素很大的,應當不會很嚴重。

司念對食材這方麵的知識比他多得多,肯定不會以身涉險。

所以肯定都是能吃的。

那陳浩然中毒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沒煮熟。

和司念說了會兒話,讓她不用擔心,周越深又趕往了公司。

讓她晚上早點睡。

陳浩然確實是不嚴重,隻是上吐下瀉而已,躺了一晚上就好了。

頭天還興衝衝的跑過來問還有沒有。

司念問他:“你不怕中毒了?”

陳浩然梗著脖子說:“哪裏能怪菌子呢,要怪也怪我自己沒煮熟。”

司念無奈歎了口氣,讓他自己去廚房吃。

陳浩然端著碗菌菇麵走了出來,自然而然的坐在了門檻上,岔開腿吸麵條。

一點包袱都沒有了。

也不知道他這段時間在她家這邊經曆了什麽。

司念這纔想起章雪找自己借錢的事情。

問陳浩然章雪有沒有跟他借錢。

畢竟章雪的情況,身邊認識的比較有錢的人,也就隻有自己和陳浩然了。

司念是提醒陳浩然,不要借給她。

畢竟章雪賣的假貨,如果出了什麽事情,陳浩然也要被牽扯進去。

陳浩然聽完,也是一言難盡的表情,“我說她怎麽跟變了個人一樣,居然賣這些東西?她很缺錢嗎?”

現在學校雖然也有一些學生正在嚐試做生意,找賺錢的工作。

投機取巧的也不少。

但是章雪他是完全想不到的。

偶爾也能碰見她,現在的章雪又是濃妝,又是做頭發,每天都把自己打扮的很成熟。

和當初初見時候的青澀少女完全就是兩個樣子。

隻是陳浩然覺得女孩子愛美,也沒什麽,所以他就沒關注了。

沒想到這會兒居然賣貨不說,還跟司念借錢。

“放心吧姐,我現在基本不跟她接觸了。”

說來陳浩然也有些不舒服。

也不知道誰傳播的,說自己在追章雪,搞得大家每次看見章雪,都要杵他一下。

雖然他確實是一開始對章雪有好感,但是之後接觸之後,發現了章雪和別的男人接觸之後,就自動遠離了。

一個月都見不著兩次的人,怎麽就傳播這種訊息出來。

難道司念姐也這樣想,所以才會特意提醒自己?

“姐,你不會覺得我是那種人傻錢多的人吧?”

司念:“你要是這樣想我也沒辦法。”

陳浩然:“?”他就知道!

雖然這樣說,但是陳浩然還是有些擔心章雪真的來找他借錢的。

畢竟他是個不會拒絕人的好人,要是章雪真的打著以前的關係借錢,那他就麻煩了。

他不喜歡管人家閑事,章雪做什麽都是她自己的事情。

也不想去勸她,因為他怕自己好心勸導章雪又誤會自己對她有意思,那就麻煩了。

為了避免這種麻煩,陳浩然特意請了幾天假。

說自己吃菌子中毒了,要一個月才能好。

他倒也沒說謊,確實是中毒了,隻是一晚上就好了,第二天他還吃。

勇敢成城不怕困難。

章雪確實是去找過他,結果聽說陳浩然生病請假了。

這一請就是一個月。

她咬了咬牙,沒了辦法,隻能在朋友的誘哄下,去借了高利貸。

80年代高利貸猖獗,在這個金融體係不完善的情況下,民間高利貸成了很多人的選擇。

而大學生就是這些人的一大目標之一。

特別是章雪這種什麽不都懂,一股腦就知道往前衝的。

反正自己賣麵霜利潤這麽高,隻要她拿了一批貨,就能把錢全還迴去了。

聽說朋友介紹利息會降低很多,她一咬牙就跟著去了。

時間過得快,轉眼京市天氣也炎熱起來。

又是一樓,蚊子簡直不要太多。

司念又是招蚊子體質,就算是買了蚊香也沒用。

周越深那她每天手上都要多幾個大包,也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了一堆艾草,點燃之後拿在家裏各個房間熏。

連浴室和院子都沒放過。

為此,周越深把院子裏的草都除了。

這會兒正帶著幾個孩子在院子裏拔草。

這些草長得快,哪裏有土哪裏長,還有樹下麵,因為安了一顆燈,每天晚上燈一亮,那下麵的蚊子都是密密麻麻的。

偏偏天氣又熱,穿長袖又受不了。

不說司念幾個孩子都被咬的老慘了。

隻有周越深不知道是不是皮糙肉厚,壓根沒受到影響。

陳浩然一進來,看一家子說要驅蚊子除草,立即就熱情的過來幫忙。

現在周家已經成為他的第二個家了,借著之前幫司念照顧幾個孩子的恩情,隔三差五就過來蹭飯。

壓根沒有不好意思的意思。

看司念在給幾個孩子噴驅蚊水,也湊了過去,“姐,給我也噴點。”

司唸白了他一眼,“你當你是小孩子呢,自己噴。”

說完扔給他一瓶,讓他不要偷懶,趕緊去幫忙。

陳浩然倒也不生氣,幫著把院子裏的草除了。

看周越深不打算走,就不好多待了。

也不知道為啥,這個周叔叔看起來這麽年輕,可在他麵前卻有種比他老爹還有壓力。

所以平時他都是趁著周越深不在家過來的。

也恰好周越深白天基本都在忙。

沒想到今兒個好巧不巧讓他碰上了,害得他想蹭個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思來想去,他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

“小寒,走,哥帶你去騎車去。”

周澤寒立即高興道:“好啊,我要去!”

他說完,才意識到爸爸媽媽都在呢,之前和陳浩然哥哥騎車的時候,爸爸媽媽都不在家。

他下意識的去看司唸的臉色,望著她:“媽媽,我可以去嗎?”

司念想著家裏也沒事,點頭答應了:“去吧,天黑之前迴來,不要去玩太久知道嗎?”

小老二立即點頭,又問周澤東和妹妹:“哥你要去嗎?妹妹你要去嗎?”

周澤東搖頭拒絕:“不去。”

“大哥不去瑤瑤也不去,瑤瑤要陪媽媽。”

瑤瑤因為和司念分別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黏司唸的很,晚上都要跟她睡。

司念心疼小丫頭,每天把她放中間。

瑤瑤小小的一隻,又胖了,軟綿綿的,抱著很舒服。

司念溫柔的摸了摸小團子的頭,道:“瑤瑤就不去了,等會兒吹感冒。”

小老二有些失望,但是想著能騎摩托車,他又有些高興起來。

立即和陳浩然走了。

陳浩然扛著小家夥上了摩托車,就開著出去炸街去了。

一大一小玩起來就忘了時間,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天都要黑了。

而且陳浩然忘記加油了,這一次也沒想到周越深在家,導致兩人跑了一半沒油了,隻能推著往家裏走。

出去的時候有多開心,迴去的時候就有多狼狽。

剛到巷子裏,就被幾個兇神惡煞的男人堵住了。

這些人手裏還拿著棍子。

看起來像是來找茬的。

兩人不約而同的都停下了腳步,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別的人之後,表情都變了。

“陳浩然哥哥,你是不是得罪什麽人了?”

陳浩然也在努力的想著,自己是不是得罪人了?

可他除了高中那會兒混一點之外,大學之後,就不咋跟人打架了。

而且這群人怎麽看怎麽陌生。

這會兒也有些拿不準。

但現在也不是想這個的時候,這麽多人,自己雖然會打架,但是身邊還有個小家夥跟著呢。

又要護著小老二,又要對付這麽多人,他心裏還真沒底。

他倒退了兩步,將小老二護在身後。

嚴肅地道:“小寒,往後麵右拐還有一條路可以出去,你快跑。”

說完,他沒聽到迴應,還以為小老二是不願意走,又道:“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以前在學校也算是一霸……”

他又覺得有些感動:“雖然你要留下來陪我,我很開心,但哥哥不想你出事……”

說完,他都被自己感動了,迴過頭去讓人快走。

一陣風吹過。

身後一個人都沒有。

陳浩然:“?人呢?”

不遠處牆角後,小老二伸出小腦袋,捏著拳頭為他加油打氣,“陳浩然哥哥,我先去找警察叔叔,你堅持住哦!!”

說完,一溜煙跑了沒影~

“去追那個孩子。”那邊的人忽然開口。

陳浩然顧不得嘴角抽搐,忙擋住,“哎,你們想幹什麽,連個孩子都不放過,不要太過分了,有什麽事兒衝我來!”

幾人對視一眼,臉色陰沉沉的:“我們也不是來找麻煩的,但你要報警的話,我們可不會客氣。”

“什麽意思,你們到底是誰?”陳浩然皺眉。

“我應該沒得罪過你們吧?”

“你是沒得罪我們,但是你馬子得罪我們了,她從強哥手上借了一千塊錢,現在利滾利要還我們一萬,但是人卻躲在學校不出來,我們找不到人,聽說她物件家很有錢,開公司的,所以過來找你……”

“這個錢,你不還,可就別怪我們,逼你還了。”

陳浩然臉色一沉,“啥物件?我怎麽不知道我什麽時候交過物件?”

他想到什麽,臉色徒然一邊,冷著臉道:“你們說的是章雪嗎?我可跟她沒談物件,你們找錯人了!”

幾人對視一眼,認為他是不想幫忙還錢才撒謊,眼底閃爍著不屑道:“你當我們傻,章雪的朋友都說了,你跟她關係好,光是你推著的那輛車,就價值一萬以上了吧,你要是配合,把這輛車抵押給我們,這件事也就這樣算了,不然……”

幾人眼底閃爍兇光。

陳浩然黑了臉,這輛車可是他十八歲的時候,他爸從國外給他訂購送過來的摩托車,不說一萬,十萬都不一定買得到。

這些人還真敢想!

“長得醜,倒是想得美,我都說了,我和章雪沒關係,老子憑啥要幫她還錢!”

陳浩然臉上一陣不耐。

他是擔心過章雪會找自己借錢,可沒想到,她雖然沒給自己借,卻借了高利貸。

真是瘋了!

她好歹也是進名牌大學的人,怎麽還會做出這麽愚蠢的事情呢?

“既然你不配合,那就別怪我們逼你配合了。”

幾人對視一眼,上來就要搶。

這邊是巷子,這會兒有點黑了,根本沒什麽人走。

這些人敢放高利貸,自然也是膽大包天。

提著棍子就要過來。

他們也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陳浩然這摩托車昂貴,既然章雪那邊錢不好拿迴來,不如把這車抵押了。

到時候她不還,他們也不吃虧。

陳浩然雖然身手還行,但到底雙拳難敵四手,加上對方手上還有家夥,他很快就掛了彩。

眼看自己心愛的小摩托就要被搶走了,陳浩然也紅了眼。

罵了一聲草!

對方正準備上車騎著摩托車就要走,還挺高興:“哥,我還沒騎過這麽好的車呢!”

“你快看,鑲了金邊的,這不會是真的金子吧!”

“操,這小子到底啥人,這麽有錢?”

“管求他啥人,趕緊開著走,別多留。”

對方研究了半天,才發現沒油了。

罵了一聲娘,“我說怎麽開不動,原來是沒油了。”

“哥,他這衣服好像是什麽艾奧v呢,就是那什麽國外大牌?老貴了,我喜歡。”

有人又盯上了陳浩然身上的衣服,又看他手上帶著表,一看就價值不菲,立即眼紅。

上前就要搶。

陳浩然氣急敗壞,但捱了幾悶棍,他也有些頭暈目眩了站不住了。中信

這會兒隻能眼睜睜的看人練車帶衣服的給自己搶,這一刻他真恨不得將章雪大卸八塊了。

正在這憋屈的時候,一道清脆稚嫩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爸爸,就在那裏,陳浩然哥哥就在那裏被人堵的。”

周越深剛要出門,就被一溜煙跑迴家的兒子拉了過去。

小老二本來是想著去找警察叔叔的,但是他跑出去才發現警察叔叔家離得沒自家近。

又想著爸爸今天在家,趕忙就跑迴去找他了。

爸爸可厲害了,在村子裏都沒人敢和他打架的。

之前那個騷擾了媽媽的壞叔叔還被爸爸揍的很慘。

這會兒迴來,看陳浩然死狗一樣的趴在地上,衣服都被脫一半了,人身上有血,淒慘的不得了,被嚇壞了。

忙跑了過去:“陳浩然哥哥!壞人,你們不許打陳浩然哥哥。”

陳浩然心裏那叫一個感動喲,熱淚盈眶了,但又擔心這孩子過來被傷到,立即大聲道:“小寒,別過來,這裏危險。”

小老二跑的太快了,他話還沒說完,人就到了跟前,還沒來得及彎腰去扶他,就被人拎了起來。

“喲,你小子還敢帶人迴來?”

對方有些欣賞的看著小老二。

小老二踢著小腿在空中,和對方大眼瞪小眼。

“壞人,放開我,不然我揍你!”

“哈哈哈!”對方被逗得哈哈大笑。

“你們聽見了沒,他說他要揍我,來來來,你揍,我讓你揍……”

男人湊過臉挑釁。

一群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還沒笑完,小老二朝他湊過來的臉就是一拳頭。

“咚——”地一聲悶響。0�2�0�2�0�2�0�2����һ߅����ɩ�ӄ������G����ޒ���ң���������С����С��ٻ���0�2�0�2�0�2�0�2�������R�ͰѾG������������˲ء��0�2�0�2�0�2�0�2����ɩ��ʲ��Ö|���أ���С��ٻ�����ɷ�����ã��x�^���������֪�R���ӡ��0�2�0�2�0�2�0�2�ڼ��܌������óԑ������0�2�0�2�0�2�0�2��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