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三皇子好像在密謀什麽大事

竟發生了什麽,莫要再被情緒掌控,成大事者,必須沉得住氣。”轉身回府裏的洛清歡並不放鬆。她總覺得洛淑燕給她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在她的身上似乎藏著一雙毒蛇般的眼一直在盯著她,可又看不出端倪。難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回到主院,洛清歡便被老爺子帶去了書房裏。關上門,佈下結界,老爺子這才拉長個臉,一把將洛清歡的袖子擼了起來。素白纖細的胳膊上,一粒紅豆般大小的守宮砂清晰可見。老爺子這才鬆了口氣。洛清歡卻是滿臉震...第204章??三皇子好像在密謀什麽大事

龍飛成聞言頓時雙目放光。

見到紈絝口中的東西後,龍飛成更是整個人都飄了起來,顯然已經有點忍不住了。

——

洛清歡有天道圖書館這個作弊器,在十分詳盡的地圖指引下,已經連著掃蕩了兩片山頭。

並且這次有了小洞天,洛清歡掃蕩起來更加不客氣,連一些尚未成熟的靈藥也都被她搜刮幹淨,放入小洞天內,讓獸獸們幫忙種下去。

除了朱雀這個偷懶的家夥,其他獸獸勤勞又能幹,已經在小洞天內耕出了兩畝地來。

一畝種上了靈果樹,另一畝就用來種植靈藥。

剩下的靈果樹種子,洛清歡已經讓獸獸們去到了小洞天那些山頭上播種。

她這小洞天大得離譜,綿延的山脈一浪浪,不用也是浪費。

到時候滿山都長著靈果樹也挺好的,洛清歡已經很期待了。

“這片山頭也掃蕩完了,阿離還真是沒說錯,這片秘境簡直就是天堂,一點危險沒有不說,寶貝雖然不多,但靈藥是真的很多呀。”

洛清歡很慶幸自己來了這裏,又能擴充自己的庫存了。

很快,她便前往另一片山頭去了。

她前腳剛走,後腳便有幾個結伴同行的皇子公主來到了這裏。

“怎麽又是這樣?究竟是誰胃口這麽大,把這裏的靈藥都采摘完了?”

“氣死本公主了,要我說定是那個叫洛清歡的賤人幹的!”

一位小公主跺腳發泄著自己的不滿,言語中滿是惡意。

與她同行的皇子們聞言卻是蹙起眉頭。

他們都知道四妹妹喜歡君離境,隻是父皇不允許她嫁給君離境。

以往便也就罷了,現在發現君離境似乎對那個洛清歡很上心,四妹妹當然吃醋了。

遇上山頭靈藥被采摘一空的情況,四妹妹更是不由分說把這個鍋給了洛清歡來背。

二皇子忍不住勸說起來。

“四妹,凡事要講證據,莫要說些汙言穢語,你畢竟是個公主。”

四公主氣得又跺了跺腳,發現這幾個皇兄都一臉不讚同地看著她,心裏對洛清歡的怨氣就更深了。

“哼!你們就是瞧人家長得貌美如花,所以才這般袒護,別以為本公主不知道,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皇子們聞言隻能麵麵相覷。

他們的確是驚豔於洛清歡的容顏,試問這世上又有多少男子會不對漂亮女子動心呢?

不過他們對於洛清歡也就僅限於欣賞而已,並無非分之想。

人家是紫級靈根的絕頂天才,不日便要踏上去往雲外的路,而他們不過就是一個世俗國家的皇子罷了,又如何能配得上她?

四公主不知道幾個皇子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氣得大吐特吐。

很快,洛清歡又掃蕩了一片山頭。

這一次,她留了個心眼,並沒有立刻前往下一處地方,而是選擇躲在暗處。

果然,不稍片刻,一行年輕修士便結伴來到此處,果然聽見了罵罵咧咧地聲音。

洛清歡見此不禁捂嘴偷笑,但為此,她也聽到了一個有些意外的訊息。

“三皇子在國主麵前跪了一夜,說是可以改過自新,畢竟是親骨肉,國主肯定會原諒他的,不過我感覺三皇子並沒有悔過的意思,我方纔還見他與幾個不學無術之輩廝混在一起,好像在密謀什麽大事。”

幾人應該都是朝臣之子女,還有個別世家弟子,看模樣周正,眼中並無戾氣和算計,應是比較正常的年輕人。

洛清歡對著幾人倒是並無反感,心裏多少還有些心虛。

早知道這一條小尾巴看著還算正直,就該留點靈藥給他們塞牙縫的。

聽到三皇子的訊息,洛清歡一點也不意外。

在進入秘境之時,她便留意到了。

估計當時國主就在現場,三皇子表現得倒是十分乖順,連眼睛都沒有四處亂飄,儼然一副乖乖男的樣子。

現在聽說那幾人在討論三皇子,洛清歡便是挑了挑眉,留了個心眼。

這時,又一人忍不住說道:

“這秘境裏沒什麽危險的地方,資源也很豐富,大家根本用不著搶的,他有什麽可密謀的?”

“這話說的不對,林老爺子連夜解除了林妙音與三皇子的婚約這件事,你們都聽說了吧?”

眾人點頭,聽得十分仔細,就連洛清歡也是豎起了耳朵仔細聽著。

那人繼續道:

“三皇子現在算是孤立無援了,母妃被關進冷宮,母族那邊也受了些許牽連,短時間內不可能給予三皇子幫助,如今林妙音小姐被雲外的宗門看上,三皇子那般天賦肯定沒戲了,所以他現在急需得到其他助力,比如……”

“比如什麽?”

“比如,那個叫洛清歡的女子,正合適他下手!”合不對,他們恨不得衝上來將洛清歡大卸八塊。但反觀洛淑燕卻一眼沒瞧洛清歡,整顆心早就撲到了上首的九王身上。“丫頭快來坐,爺爺有件事要跟你商量。”洛山朝洛清歡愉快招手,洛清歡卻是心裏一個咯噔,總感覺老爺子這眼神不太對。被拉入座後,老爺子頭一句便差點讓洛清歡跳起來。“丫頭,九王是帶了婚書過來的,打算與咱們洛家結親,爺爺覺得你最合適。”轟——一句話,把洛清歡腦子炸的轟轟作響。她前些日子才剛與君九離那家夥有...